【上海金融理财师年会侧记】沪上烟雨行

小雨伞工作室 2018-11-08 12:24:25

     1024日晚,因为东航的飞机晚点,我还在候机大楼耐心等待,便收到金库当家人科琳的短信,问及什么时候到达,等深夜11点半,刚刚下飞机乘上机场巴士不久,科琳又打来电话关怀备至地问候,说和月月鸟等人在等我,自是感动欣喜也表达了歉意:太晚了不便打搅,不如次日相见。

    

    从来没有一个人单独出远门的经历,因为夜深不想打搅别人,自己乘机、找巴士、问路、打的,等打开上海汉庭快捷酒店的房门时已近午夜。刚放下行李,便收到江西分行一起学CFP的同学姜舜的短信:“到哪里了?”

    

    答曰:“在你隔壁1205。”呵呵,他和剑胆琴心早我几分钟先行到达酒店。长沙的几个同学、朋友,还有山东分行的微涛等人还在来沪的途中。

    

    虽然跟剑胆素未谋面,只有几次不多的邮件或短信交流,等打开房门看见姜同学和他赫然站在门外时,还是不感意外和陌生,虽然同他在论坛上的照片相比略显清瘦,但依旧精神、挺拔,茶色镜片后面闪耀着智慧的光芒,显得神采奕奕。(*^__^*)                                                     

 


                         漫步上海滩



 

    等到我的morningcall打到隔壁房间已是25日早上八点半,微涛同学清晨赶到酒店,长沙过来的几个朋友也到了上海南站,正往酒店过来。

    

    细雨霏霏,不扫雅兴,一行人漫步到上海东方艺术中心,偌大的场地却没有找到科林她们,原来不在这里。跟月月鸟联系,遂打车前往美都大厦17楼,看到年会的筹备组、志愿者们正在开会。鹏MM,樱桃MM出来相见,地上堆满了会议的资料袋,1500多人的会场,志愿者们把这些会议资料一一装袋,还要放置到会场每个座椅上,真是辛苦了,谢谢你们!

    

    月月鸟跟相片一样,娃娃脸,长长的睫毛,短发,行文、做事、为人一阵风,性情爽朗、明快。在漫步上海滩时,我们私语性格上两人竟有几分相似,而她在杭州见到西玫时感觉到的是一个言语轻柔、沉静的女子。年会午餐时,跟施静容、忘情水等人一起吃汉堡时,云云笑语:“我问月月鸟,百合姐姐是不是一个淡定从容的女子?月月鸟笑说她也是一个爱说、爱笑的女子啊。”晕S

    

    我笑而不语,从文字来看一个人,我们或多或少都对那个人心存一些想象,并由此去判别他人性情等等,这有一些靠谱的成分在,但也不尽然是那样,毕竟文字是文字,生活是生活,相对于生活本身,文字有时显得是那样苍白,又如何能完全演义一个人真实的生活和情感呢?

    

    樱桃MM,我们在金库见到不少被她处理的看不清眉眼的相片,以至于初见到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就是樱桃,呵呵,漂亮美眉要处理的事情很多,我们不便打搅,月月鸟暂时也无事情可做,五个人出去溜达溜达。

    

    出了地铁,我们来到南京路。长长的南京路,繁华的商业步行街,游人如织。姜同学背着我带给月月鸟和云MM的礼物和一些东西吃力地走,累的不堪。

    

    “期待了很久的和百合、月月鸟的上海之行,结果就是帮两个美眉拎着重重的包!”

    

    一席话说的众人大笑!呵呵,谁叫姜同学年轻有为,这样的好差使不派给他还派给谁?还有更冤的事情在后头呢,暂且不表。

    

    途中小憩在南京路上一工行网点,但见该网点室内宽广,因为是周末,非现金柜台都空置着,没有人上班,几个客户坐在沙发上等,面目森严的保安指示我们领号等候。几个人一合计,很想像我们学习时做理财案例一样来个情景剧去,现场扮成高端客户要他们帮咱们理理财,呵呵,好玩。

    

    老天不作美,蒙蒙细雨不解人意自顾飞洒着,天空恢恢的,外滩对面的东方明珠塔和周围高大、气派的都市建筑群笼罩在苍茫的雾霭当中,平添一份神秘,疑是海市辰楼般飘渺,美则美矣不甚清晰,憾!

    

    早前来之时,我们就在年会群里说要去城隍庙,剑胆自告奋勇要当向导,这会儿他当仁不让要为我们带路。沿着外滩我们一直朝前走,道路上正在施工,街对面那些上了年纪的老房子看上去特别有沧桑感,可谓是历史的见证。若是夜晚来外滩,灯火辉煌、霓虹闪烁、江中豪华游轮会成为这万千灯光中流动的绝妙风景,彼时的夜上海才分外妖娆!

    

    城隍庙并非想象中的庙宇,而是一个汇聚大上海古色古香的仿古建筑群,里面向游客兜售些黄金、白银等饰品、艺术品,且还浓缩一些上海本地小吃的风情一条街。在这里我们品尝了声称是小馄饨,而在我眼中却跟水饺有一拼的饺子,还有生煎包子、灌汤包等面点小吃。

    

    雨越下越大,以致我们游兴大减,加之双脚已累的不堪,大家准备打道回府,却来回找不到地铁,问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说法,连打计程车去人民广场地铁站我们都走散了,走了不少冤枉路。等发现月月鸟、剑胆已经先行离开时,姜同学背着沉沉的袋子作苦笑状:“有我这样的苦力,早上出门背出来,现在(下午4点多钟)却要背回去,晚上还要再拎出来,我真是冤的不轻啊!”未等他把话说完,我已在一旁笑的不行,这是意外。早知道就丢给月月鸟他们那辆车了,呵呵,晕啊。     

 


欢乐在钱柜

    

    刚刚回酒店小憩,又收到科琳信息:“我六点能到钱柜,你们几点到?”

    

    难得科美眉百忙之中还能惦记到我,比起很多人我在金库的活跃度、贡献度并不够,却一直承蒙她眷顾,也因此对她一直心存感激。

    

    工行系统本身在志愿者杨欣业的组织下也有一个小小的聚会,地点跟金禧大众他们一样都是在钱柜,想到一会就会看见一些平时耳熟能详的名字的庐山真颜时,心里有一份不小的欣喜。

    

    可爱的姜舜同学应朋友之邀先行去了钱柜,那个漂亮的红袋子又被郭同学义不容辞地扛到了肩上,由此上海街头又多了一位外来“民工”(*^__^*)

    

    我们在钱柜631号房,十来个人,等我穿越长廊领得一份自助餐回来,感觉到处都是差不多的房间,一时迷了路,忘了怎么走。而我们的郭同学恰好迎面走来,来找我们几个出去了N久都还没有回去的迷途羔羊。

    

    科琳、大众等大队人马在离我们不远处的666号房间,等到我们这边的几个人走进他们热闹非凡的房间时,金库的会员们给了我们很高的礼遇:“欢迎工行的精英们入场……”剑胆琴心、月月鸟、微涛、郭、杨、我等人鱼贯而入,几多开心,尤其是跟站在房屋中间的靓丽的科琳美眉一下子抱在一起时。金禧大众却把我的名字怎么颠倒了来念,赢得一阵笑声。下午我们还在城隍庙时,大众他打电话过来问我们去不去金融中心玩,见是他“老人家”的电话,因为是第一次通话,我立马很恭敬地问候:“喂,您好!”瞧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竟是:“你不要那样温柔啊!”霎那间我真是晕得不轻啊!

    

    简单的自我介绍,大家认识一下。人太多,几无立足之地。身边一个小妹妹拉了我一下:“百合姐姐,我是西单神户。”

    

    是神户妹妹啊!我仔细打量这个年轻漂亮的MM,溜顺的齐耳短发,黑色外套,原来见过她在金库发的一组大学里的相片,此刻面面相对,仍觉清纯可人。

    

    科琳美眉比起相片上我们见到的她,生活中的她更显俏丽动人,娇小可爱。

    

    除了大众那是一眼认出来,NXP我也有猜到,六视五爱的刘帅也不用说认得出,虽说跟他们大多数人平时少有交流,但几个活跃的ID还是知道的。在这里还见到自由寨主等人,真是明星荟萃啊!

    

    虽然大家来自全国各地,来自各行各业,也大都是第一次见面,但因为同是金库人、一样热爱理财事业,所以这份相识也就不那么陌生。大家尽情交流、尽兴高歌,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真的很感谢标委会、感谢金库给了我们这样一个交流的机会,明天的年会更让我们期待。

 

 



                                                   相聚在年会

 

    1026日清晨我们一行人到上海东方艺术中心签到时,看见杭州的美女施静蓉。高挑、时尚、大气的云云我们偶有联系,在论坛也见过一些她的相片,包括他前不久香港之旅拍的一些。但眼前的漂亮MM真不是吹的,青春靓丽、端庄大方,耀眼得很。跟他比肩并立的是她的师傅忘情水。但见忘情水玉树临风、高大英俊,和他在金库博客里的图片相去甚远。

    

    会议期间,我们聊起菜鸟当家,忘情水说:“那小姑娘嘴甜的!”我想大多数人都有同感,菜鸟MM真是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妹妹,可惜年会见不到这个勤学上进、满腔热情的可爱姑娘。最近很活跃、才情俱佳的FREER123,那只可爱的小爪子也很让人惦记,一一问候。

 

    

    年会结束后出来,我们一起去地铁,找来找去,还是只有肯德基吃,这样26号参加年会一天,我们就只吃2个汉堡,早上唱的是空城计,被专家学者们的妙音填的饱饱的啦。

    

    我的那篇拙作《三更有梦书当枕》有幸被选入会员通讯周年精华刊,姜舜同学告诉微涛:“我就是里面那个穿黑衣的男子……。”吃东西时,剑胆琴心、微涛、姜同学笑问:“回去是不是又准备写一个黑衣男子,两个西装男子啊?”听他们一说,吃在嘴里香喷喷的嫩牛肉汉堡被我喷了一地,伏在桌上笑得半天直不起来。

    “你们都是写文章的,也不用这样笑话我啊!”晕S

    

    其实是出于一些考虑,才没有把周围人的名字或事情在文章里写的那样直白,但就是那篇文章,到今天为止,我已经被4个同学抗议,说我没有把他们写进文章里或没有把他们的名字写出来,其实写有何难?只要你们愿意。偶柔指轻敲一下不就都上去啦,呵呵,好玩。

    

    走出磁悬浮,进2号航站楼,出机票、换登机牌、买杂志、过安检,下楼。候机厅实在是大,走不动了,途中休息看会儿电视,等到达登机口已2小时整,上海浦东机场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再别上海,带走的是对年会许多美丽的人和事情的美好回忆!(2008)


[欢迎关注!欢迎转发!欢迎投稿!欢迎合作!邮箱:553793653@qq.com]



Copyright © 网络金融论坛论坛@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