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龙:金融的黄金时代正在中国

长江商学院 2019-03-25 14:31:01
「长江长」是 长江商学院EMBA出品的一档访谈栏目,小刀崔对话各界前沿人物,讲述Ta们的精彩人生。本期人物:陈龙,长江商学院金融学教授,蚂蚁金融服务集团首席战略官。


2014年9月19日,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开盘前,阿里的参谋长曾鸣向陈龙发来一张照片,定格纽约地铁,说:24年前刚到美国,路过这里,现在又回来了。


意气风发,有点像土豪宣言。


曾鸣与陈龙同出复旦,他们是大学死党。1991年毕业季,陈龙坐火车南归故乡昆明,月台上一片离愁,火车刚刚启动,一个微胖的身影从人群中奔出,呼喊:陈龙—— 这个同学是曾鸣。


曾鸣在美国读完博士,先去欧洲教学,2002年回国,是长江商学院的创办教授,讲授战略学,兼任EMBA学术主任。


后来,同窗密友相聚北京小酌,曾鸣讲了一道选择题:或在长江做中国最好的教授,或去阿里干一番大事业。


陈龙“当场雷倒了”。那年,他在美国做助理教授,距离全美最好的教授尚远,何谈去企业一展襟怀?原来在当下的中国,可以解答这样迷人的选择题。2007年,曾鸣出任阿里集团副总裁、参谋长。



曾鸣(右)与陈龙


耶鲁大学一位教授的数据预测:2050年,全球股市之格局,发达国家和地区占总额35%,中国占25%,印度占11%,中国与印度两者相加,将超过发达国家的总和,中国的资本市场定是世界资本的主战场。


“我看了张图,辞了美国的终身教职,卷起铺盖回国。我看清楚了,这是一个全球化的时代”。2010年,陈龙加入长江商学院。崛起的中国需要超一流的商学院,“我们应该回来参与这个激动人心的进程”。


陈龙毕业于加拿大多伦多大学,金融学博士,曾执教美国华盛顿大学奥林学院。初到长江,他仿佛跃入转型中国的激荡洪流,“我知道我和长江的学生是一体的”,长江云集中国杰出的企业家,他们志成言远,豪情满怀,这是一艘大船,满载长江人,大家一起喊着号子,互相激励,乘风破浪,共济沧海。


陈龙的课为长江学子追崇,长江人亲切喊陈龙为“龙教授”。龙教授的头发是自来卷,随意散落在额头,他像一名出色的侦探,在金融学的重重迷局中,洞察入微,在蛛丝马迹中找到破案的关键。


龙教授首创“金融大历史观”,或有论调,称互联网金融是时代骄子,不必追溯以往,龙教授说,切勿轻言一个新时代的来临,欲明互联网金融,更须熟知历史。以史为镜,可知兴衰。你能看到多久的过去,就能看到多远的未来。“我们首先需要了解金融与商业的关系,金融的本质是什么,然后讨论互联网能给金融带来什么,互联网金融能给中国经济带来什么”。


现代金融始于银行,从支付与结算开启。15世纪末,西欧商贸繁荣,新兴商人志在打通一条新的远洋贸易航线,意大利的探险家哥伦布扬帆起航。1609年荷兰成立第一家银行。造船、物流以荷兰为胜,大宗货物经阿姆斯特丹进入欧洲。阿姆斯特丹流传着种种财富传奇,各国商人蜂拥而来,打探商业信息,购买贸易公司的股份和债劵,催生了第一家证劵交易所。阿姆斯特丹登顶17世纪世界上最大的贸易中心与金融中心。


18世纪初,英国与荷兰轰轰烈烈打了三场海战,在世界贸易的搏击场上完胜荷兰。英国的强悍,不在船运,而在制造业,蒸汽机是其倚天剑,开启了工业革命时代。


在中国,金融发轫山西。晋商发迹始于明末,山西巨贾为明政府提供边防军需,换得贩盐特权。1823年,日升昌票号面世,从货通天下到汇通天下,改变了中国几千年现银结算的方式。晋商兴于清代中期,横跨乾隆、道光、咸丰三朝;清后期,国运不济,时有战乱,清政府另立户部银行,山西票号没落。


荷兰称霸海上,晋商陆地为雄。那么电商做的就是“天上的生意”,或者是“云生意”。如同贸易催生银行一样,淘宝推动支付宝的诞生。忆当年,淘宝勃兴,亟需第三方支付平台,国内尚无前例,政策不明。马云恰在长江商学院上总裁班,陆兆禧问讯做不做支付宝?马云痛下决心:做!如果我进监狱,你来送饭吧。


贸易与支付是商业的一对孪生兄弟,频繁的贸易流通,必然有支付结算的需求。纵观四段历史,支付是金融最基本、最核心的功能。在商业的格局中,支付是主战场,信托、P2P(网贷)、众筹等等是次战场。当支付的方式改变,商业模式就会改变。如果说,今天的金融是一部悬疑小说,高明的侦探“Follow the money”(跟着钱走),就会找到破案的关键。


2014年6月20日,陈龙与长江互联网学会的校友去百度交流。龙教授与百度总裁李彦宏论道科技,两位大咖的观点颇多一致。金融首重支付,即是“得支付者得天下”;美国的今天不是中国的未来。美国的金融业较中国发达,反之,互联网金融的创新空间冲劲不足,中国可弯道超车,在互联网金融的领域超越美国。


这年夏天,龙教授与长江校友漂流三峡,某夜,他独自爬上游轮顶层的甲板,望长江激流滔滔,两岸乱石耸立。近处,有人呜呜吹奏云南故乡的曲子《月光下的葫芦丝》。他在甲板上思考经济的态势、金融的未来,“这条大江把我从天际送来,又送到宽阔的天边去”。


2014年11月,陈龙出任蚂蚁金融服务集团首席战略官。彼时,阿里巴巴的电商集团已经上市,所有的金融板块纳入没有上市的蚂蚁金服。在告别的课堂上,龙教授说:“亲爱的长江的老师和同学们,你们问我,我为什么去远行?我们都在路上,都在远行,但我从未远离。长江跳动着中国最有活力的商业脉搏,如果不曾和那么多杰出企业家的切磋,就没有今天的我,我不会有勇气投入奔流中去。有人说,人这辈子应该谈一次灵魂出窍的恋爱,我没有那么贪心,我觉得能够有几次灵魂出窍的分享,就已经足够了。在长江,我经历了很多这样的瞬间。因为这个经历,我的心永远都走不了。”


曾鸣、陈龙,他们同在长江教学,又先后到阿里任高管。科技深刻影响了商业,同时也重塑这个时代的人文教育观。明有王阳明,清有曾国藩。阳明先生有心学体系,曾氏名臣有耐字一诀,他们是读书人,也是开拓疆土的帅才。我们从这一代的学者身上,看到中国久违的士人精神,他们不限于书斋耕耘,择时亲自犁地种田了。这样的人物,又何止曾鸣、陈龙二人,试看今天中国的诸多明星企业,不乏贯通中西执掌帅印的学者型人才。



2015年7月12日,陈龙教授回归EMBA课堂,他沉淀八个月,站立在企业第一线的潮头,凝眸互联网金融,将思考的新知和菁华,悉数与长江商学院的同学分享。


龙教授说:“我终于明白关公为什么要在打仗的时候读书了,书到用时方恨少,打仗的时候读书,如果能够解惑,有一种深切的快感。我真喜欢一边做事一边读书的感觉。”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早在2013年6月初,龙教授在长江授课间隙,与同学们一起吃工作餐,来自阿里的同学介绍刚上线的一个产品:余额宝。余额宝上线七个月,与其合作的天弘基金从过去垫底的位置,力压群雄,做到行内第一。


余额宝是2013年度互联网创新产品,或有商业银行的高管不服气,哪里是创新,余额宝不就是货币基金嘛?


互联网金融是一条鲶鱼,游在大江大海,这条鲶鱼摇身一变成了鲸鱼。过去的传统金融,只限于银行内部柜台受理,在互联网上,柜台无限地放大了,随时随地可以理财。余额宝确是货币基金,投放在支付宝的场景下,可触达数亿用户。余额宝的创新来自三点,第一极简,操作便利;第二,门槛低,余额宝把理财的门槛从几千元拉低到一元钱,开启屌丝理财的时代;第三,价值。余额宝带动了各种“宝宝”的诞生,堪是国人理财启蒙产品。“最核心的创新是货币基金和消费支付场景的结合,余额宝会在金融的历史上留下一席位置”。


同理,招财宝是继余额宝之后的爆款理财产品,现有的体量已是陆金所的三倍。娱乐宝上线一年,拿下中国电影票房的十分之一。“未来的金融创新在金融之外,互联网金融的未来就是金融与场景的结合”。身在阿里,龙教授依然指出,微信红包引爆社交,“这一点要向企鹅致敬”。



龙教授在蚂蚁金服的办公室,“正位凝命”四字出自《易经》


2014年11月3日,陈龙入职蚂蚁。11月11日,他在杭州总部亲历双十一的电商消费狂欢,当天淘宝天猫成交571亿元。11月27日,陈龙陪同荷兰王后马克西玛到蚂蚁金服访问。这位美丽的荷兰王后婚前曾是银行的资深人士,现为联合国秘书长普惠金融特别代表。互联网时代,金融的大门为每个人敞开着,普惠金融走入寻常百姓家。她倡导全民金融教育与金融信息透明度,研究穷人、普通人到底需要什么样的金融服务。在荷兰,75%的人不清楚可以拿到怎样的养老金额,退休人士也看不懂他们每个月拿到的养老金明细表,“金融知识、金融能力对于个人、对于家庭都是非常重要的”。


蚂蚁金服旗下有蚂蚁微贷,做的是微小型贷款服务。话说,一位小情侣,女生爱吃火锅,男生是屌丝,变着法子省钱请女孩。节流重要,还需开源。俩人一合计,淘宝开店卖服装,没钱进货,申请蚂蚁微贷,得了十万元周转资金,网店渐渐兴旺,自立品牌,招募五十名员工。


这件事触动了龙教授。从古到今,小微企业真正得到金融的滋润很少,“金融业的痛点是信息不对称,我们不能责怪金融本身,一个很大的问题是没有技术支持。过去,银行为什么不给每个人发信用卡呢?因为征信、调查的成本太高了”。上世纪60年代,信用卡开始流行,背景是计算机的普及。


马云和陈龙分享:上个世纪是工业大企业时代,当今世界从IT时代进入了DT时代(数据时代)。陈龙深以为然:“现在是一个利他主义的时代,是一个消费者体验为王的时代,是一个消费者驱动商业的时代。互联网时代的商业,是协作、联网、数据分享的形态”。


蚂蚁志不在做一家超级银行,无意与几大商业银行争锋。蚂蚁金服定位是一家技术驱动的数据公司,之所以取名“蚂蚁”,核心业务是微金融与普惠金融:百姓理财,有靠谱的理财产品;中小企业融资,有利息低的借贷渠道。“中国的金融体系是一个落后的资源体系,向精英客户倾斜,向国有企业倾斜,未来商业方向是一个小而美的趋势,普惠金融有非常大的前途,是有担当、有社会责任的金融。我是一个金融学教授,这件事意义非凡,所以才参与这样的一个过程”。


金融天然有金融属性与公益属性两个方面,技术革命带来了重新组合这两种属性的时代机遇。蚂蚁金服CEO彭蕾说:“财富管理这件事,大家一致觉得比较高大上,说得简单一点,就是小确幸。蚂蚁金服是小确幸的金融。我们带着互联网基因的这一群人,每天都在思考怎么做出来有温度、有体感、带给人幸福感的理财产品。”


小而美的商业社会呼唤小确幸的金融。小确幸出自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随笔,“没有小确幸的人生是苍白的人生”,翻译家林少华直译中文,成为热门的网络语言。小确幸有三层意思,一是小而美,二是确定感,即是安定感。三是幸福感。普通人理财为了什么,为了老有所安、少有所养,有余钱有心情去旅行。


陈龙的母亲八十岁了,老人家的生活有三个乐趣,养花种菜,与儿孙们微信聊天,每天看余额宝涨息多少,这是一个普通人互联网+的生活。


陈龙在美国教书时,有个同仁是耶鲁大学的罗伯特•席勒,他是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代表作是《金融与美好社会》。席勒教授说:“金融并非为了赚钱而赚钱,它的存在是为了帮助实现社会的目标。一个好的社会重要特征是平等、信任,人人互相尊重和欣赏。”陈龙与他的金融学教授同仁们,见证了这个时代的风起云涌。


今年7月12日,长江商学院EMBA内部课堂上,龙教授面对长江的娘家人,诸多感怀,“我已顺流而下,心中却常记得那片青山绿水”。金融人从不轻谈理想,这个大时代,互联网金融大势已起,金融的黄金时代正在中国,“今天可以谈谈互联网金融的精神与梦想了”。陈龙叩问:通常说,互联网是去中介化、去中心化的,如果这个中心去掉以后,还有没有一个中心的中心?“我们认为是有的,而且这是新一代的商业精神”,这个中心是以人为中心,是信任为基础的链接平台”。


在大数据时代,当链接成为可能,但一个人没有必要和几亿人去链接,大家想要的还是一种可信任的链接,生活在信任的网络社区中。中国是个人征信缺失的国家,金融的一个核心挑战是客户信息不对称,我向别人借钱,但大家凭什么相信我,如果有一个分数告诉你们我是靠谱的,你们就可能给我支持。“信用即财富,信任是信息时代的通行证”。为此,支付宝推出芝麻分,这个信用分不仅用于信贷,推而广之,婚恋、旅游、住宿等等均可,“芝麻信用在推动中国信用社会的建立”。



高二时,陈龙与母亲合影


龙教授的故乡是昆明,少时,他和小伙伴去家乡后面的大山探险,攀高岭,涉深潭,忽有阵雨,彩云之南,碧空如洗,他坐在山巅的巨石上望白云朵朵,“想到这些,我心中充满了快乐。我没有所谓的初心,如果有的话,我就是那个喜欢翻山越岭的孩子”。


是的,龙教授一直是那个“翻山越岭的孩子”,只不过这道岭叫金融学,这座山叫互联网。



小刀崔一直关注蚂蚁金服,个人认为,这是马云的下一张王牌,也是即将崛起的互联网巨头公司。


阿里集团有“三化”战略,先是电商化,淘宝、天猫是急先锋;其余是国际化与农村化,蚂蚁金服鼎其重任。


蚂蚁金服的矩阵中,有如下几员虎将:支付宝汇通天下,余额宝是场景化的货币基金,招财宝是个人理财工具,蚂蚁微贷提供小型贷款服务,芝麻信用是互联网时代的征信依据,金融云是后盾,提供大数据运作,又引入保险元素,预防互联网交易的纠纷和新兴矛盾,比如网购的退运险。


本公号右下端开通了评论区,有关理财与金融,或是互联网金融,或是对支付宝、余额宝、招财宝,你有什么观点,欢迎留言与小刀崔互动。五星推荐一本好书,罗伯特•席勒的《金融与美好社会》,席勒教授是2013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Copyright © 网络金融论坛论坛@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