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北大MBA和美国金融博士CANDIDATE在拉斯维加斯赌场站台是怎样一种体验

游鱼看世界 2018-11-07 07:54:47

从北大毕业几年以后,我来美国是做我的全奖美帝金融博士的。但是人生总是波澜起伏,我的风光也就止于博士candidate。

说来话长,长话短说。


给自己贴了这堆标签还是改变不了这篇文章的基调——对,我在赌场凯撒宫站台。


我的工作主要是要查验进入VIP免费自助餐厅的人是否是具有七星赌王或者钻石会员资格。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一年不输个几十百把万美金,还进不去。


接这样一份工作完全不是因为生活所迫;如果是,那就真的是给母校丢脸了。


接的原因大概有二:其一,创业准备期,这种焦灼但是又不是很忙的日子,没有现金流入的不安全感让我对一份突如其来的工作没有抵抗力;其二,其实刚到北京上大学的时候,我就想去餐厅当服务员,我觉得那样可以体味人生百态,很有意思;但是这个愿望碍于各种所谓的面子和国内强大的生存就业竞争压力以及其他的诱惑,而终未能如愿,现在这个地方谁也不认识谁,而且还是在盛大的赌场,我这个本身就没什么尊卑感的人就这么被诱惑过去了。

工资也不算低。还可以查那些豪们的岗。于是我就去了。


站了两天,看了很多人;一些小故事,各种小味道。

 

 

一.一个美国男人


一个瘦瘦的美国人走过来,看起来怎么也不像赌徒那样的高度风险偏好型性格。

没戴眼镜也显得斯斯文文的。

穿着小黑裙的我礼貌地站在他和餐厅入口之间,请他出示赌徒卡。

他从兜里掏出大约有10公分厚的一沓卡片,一通乱找。

忽地,一片避孕套从那堆卡里掉到了地上。

据我目测,还是在拉斯维加斯成人展上免费发的那种避孕套!OMG!

等他出示他的赌徒卡的时候,我惊呆了,他是赌场最高级别的七星会员

一年输百把万美金的男人,兜子里面揣着展会门口随便拿的避孕套!

而此去成人展已经半月有余

表面上的笑容包裹了我内心百浪沸腾。我已经不想对背后可能的故事进行任何推测。

如此轻贱地对待这世间最富神秘色彩的灵肉体验,并且不是因为没钱。


这个中年美国男人!

 

二.中国女员工

这里的大多数员工都充满着善意,穿着职业装,戴着胸牌,走餐厅入口旁边的员工通道,热情地跟我们站台的打招呼,可能有时候还给你拿两颗徐福记酥心糖。

有个二十多岁的中国小丫头,脸上有着我们初入职场时,那种职业装也掩饰不住的青涩。她了我一眼,径直朝着餐厅入口走去。我拦住她让她出示赌徒卡。

小姑娘了我一眼,极不耐烦地从兜里掏出员工卡了一下,用英文说,我在这里工作。

随即推门扬长而去。

第二次她又想推门而入,我本能地提醒她出示赌徒卡。

不曾想姑娘年纪虽小,脾气挺大,立马用中文我,什么卡,员工卡么?

两条眉毛被用力地挤在了一起。

看到这个表情我才意识到这个她就是第一次那个她。

茫茫人海中毫无辨识度的一张脸,亏得那个志得意满、焦灼不堪、浮躁却有些教育约束的表情,我才想起了我们不止一面之缘。

我冲她笑笑,心里翻江倒海,这个赌场,有什么是我干不下来的?

但是我依然,收腹,挺胸,翘屁股,顿了顿高跟鞋,用眯缝的、充满笑意的眼睛告诉她,我就是一个可以靠颜值吃饭的人!


其他的事情,自会有这个社会去教会她。


三.帮孙子找媳妇的阿姨


站了三个小时之后刚休息完站回工作岗位,就见一位大约六七十岁的中国阿姨从餐厅出来。阿姨笑眯眯的跟我打完招呼,然后竟然站在我旁边跟我聊起天来。

她说自己住在洛杉矶,每个月都会来这里两三次——也难怪能进这个餐厅吃饭。

阿姨絮絮叨叨把自己介绍了个遍,然后问我是不是来这边读书的,我说是啊,来读博士的。

阿姨脸上闪过一阵不自然,寒暄两句就走了,说第二天还回来。

但是没走几步阿姨就倒回来了,说,你长得太漂亮了,我还要跟你聊两句。

然后问我多大。

我说,阿姨我XX年的。阿姨默了一下一愣神,往后退了一小步,说哟,这么大了。

我还说给我孙子找媳妇呢,他那么高可漂亮了……边说边带着尴尬的表情离开了,然后回头冲我说,他耶鲁大学毕业的呢!

我乐开了花跟阿姨说,您慢走。

第二天我没有看见阿姨过来。


我想她孙子一定很幸福,有这么一个开朗、有爱心,并且随时把他放在心上的奶奶。


四.中国女土豪

其实进出这个餐厅的大多数豪还是挺自觉的,尤其是欧美人,不用你提醒人家大多会自觉出示七星赌王卡或者钻石卡,有的人甚至还会出示ID。

耀武扬威不愿意接受检查的大多数都是亚洲人,尤其是中国大陆人——越南土豪、韩国欧巴、香港台湾等地的人都还算配合,有的人甚至因为没带,绕过大半个赌场回去取。

中国人跟你讲理的、秀她的一大包美钞的比比皆是。而且进出频繁的往往都是中国人。

有位中国女土豪,在我检查的时候,一个手指头指向我,狠狠地说,我都来第二次了你还记不住我!然后用可以杀死人的目光瞪了我推门而入,连背影都有杀气!


艾玛姐,您的长相要让我一天见那么多人还能二见如故,臣妾着实做不到啊!

然后,她又进,这次说实话我还是有点印象了,但是那张丑都丑得如此平凡的脸实在让我不敢确定。

谁叫咱负责呢——我还是让她出示赌徒卡。

这次她完全已经气急败坏,那完全把我“人太多”的辩解哽咽在呜咽当中的气场,和着一股子的财大气粗冲我喷薄而出:这都第四次了你还记不住我!

说实话,我还真不知道还有个第三次!难道趁我休息的时候她又进去加餐了?

好吧,年纪了大,记忆力不行了。以为美国绅士正好走出来,对我说谢谢,然后说,这位女士对你太无礼了。我笑笑。

心想,这次我记住你了。

你一天爱吃几次吃几次吧。

 


结语

其实大多数赌徒——对,纵然是赌徒,他们还都是彬彬有礼很配合工作的。

但是负能量段子仍然不断。

而且国别人种比例,大约一目了然。

一天站7个小时之余我就在想,那么多心灵鸡汤教我们要奋斗,要仁义礼智信,要有诗意有远方。

其实都是个屁。

结果有诗意和远方的在这里站台,没有仁义礼智信的在各处嚣张。

当然,赌场这种地方,样本本身就是有偏的。


这个普世的道理作为一篇人间百态文的简短结语,个中体悟,冷暖自知吧。



后记:故事的结局是我在跟一个casino host也就是接待那些大赌徒女的因为准入人数产生争议之后,我终于扬长而去。一个组织不能有效地贯彻规则,违规者还是这个组织中还算高级的员工。而我作为这个规则的执行者,就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想到管理这个词,真的是任重而道远……



Copyright © 网络金融论坛论坛@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