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时报】两项职业资格许可被取消 金融理财师资格起波澜

华金金融培训 2019-01-10 10:48:59


业内人士表示,国务院文件取消的是金融理财师、国际金融理财师职业资格的许可和认定,是一种行政审批行为的变更,目的在于简政放权,将一些职业资格的认定交给社会和市场,而不是认证本身被取消。


  按照日前国务院发布的决定,第二批67项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被取消。其中,金融理财师、国际金融理财师职业资格许可均在被取消之列。

  “金融理财师、国际金融理财师职业资格许可被取消”,立即引起媒体、银行业界及相关认证、培训机构的广泛关注,并引发不同解读和争议。国际金融理财标准委员会(FPSB)即迅速发布官方公告,称国务院决定“明确取消了有关机构关于‘金融理财师’和‘国际金融理财师’的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与FPSB在全球的AFP和CFP认证项目无关”,“如在中文译法上与‘决定’重合而引发歧义,FPSB可只使用官方名称AFP和CFP”。

  那么,与金融理财有关的两项职业资格许可被取消,相关行业机构会如何解读,对银行相关业务部门以及从业人员会带来哪些影响?为此,记者采访了相关机构及银行有关人士。

  入职“敲门砖”

  据记者了解,AFP(AssociateFinancialPlanner)和CFP(CertifiedFinancialPlanner)是FPSB在全球推广的统一的认证项目。“AFP”即金融理财师简称,“CFP”是国际金融理财师简称。在国内金融行业,特别是商业银行理财部门和私人银行领域,AFP和CFP具有相当大的认可度。

  CFP资格认证制度发端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美国,并成立了美国CFP标准委员会。此后,通过与各国获唯一授权组织签署CFP商标国际许可协议,允许后者向达到教育、考试、从业经验和职业道德等严格要求的当地金融理财师颁发CFP资格证书。目前,全世界的CFP持证人总数已超过13万人。

  该系列资格认证进入中国已10年,分为两级认证制度,即AFP和CFP。AFP为第一阶段,申请人取得AFP资格认证后才能参加CFP资格考试和认证。

  随着近年来个人财富的不断增长和理财市场的快速发展,金融机构对金融理财师的需求日益增加。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9月30日,由FPSB认证的中国大陆CFP系列持证人总数为16万多人,其中AFP持证人142442人,CFP持证人20826人。

  拥有AFP、CFP证书,被很多人看做是进入银行、保险、证券等机构的“敲门砖”。而事实上,不少金融机构在招聘相关业务部门的员工时也会作出明确表述:“取得AFP、CFP资格者优先录用。”

  机构回应:项目为市场行为

  记者电话连线国际金融理财标准委员会,该委员会董事会董事黄棘对此进一步说明:“我们已经在全球25个国家设立了组织,全部由自发的专业人士组成,并由专业人士来进行认证。FPSB在全球任何国家都没有通过行政力量来推动,在中国也是如此,完全由专业人士和专业机构自行推动,是市场行为。”

  对此,一位业内人士也表示,国务院文件取消的是该项职业资格的许可和认定,是一种行政审批行为的变更,目的在于简政放权,将一些职业资格的认定交给社会和市场,而不是认证本身被取消了。

  该委员会中国相关负责人陈亮则表示:“我们在中国的10年发展过程中,一直接受FPSB的指导和监督,到目前已有约30万人次自发参加培训和考试。‘决定’对我们没有太大影响,学员对于证书的认可源于FPSB的国际性、专业性和自发性。”

  黄棘也强调:“FPSB能够获得全球金融界认可,除了独立性以外,独特性也是重要原因。包括认证核心标准‘以客户利益为行为导向’,一直坚持‘4E’认证体系,即参加考试的人员必须符合教育、考试、从业经验和职业道德的标准以及有一整套六个步骤的职业标准。”

  该委员会还表示,“国务院有关取消行政审批的决定,将有利于坚持市场化运作的AFP和CFP认证项目在中国大陆的迅速发展。”

  行业认可更重要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少银行将AFP、CFP证书作为特定岗位的入职“门槛”。

  “我们行的理财经理分为三个级别,普通、高级和资深。普通客户经理要晋升到高级客户经理或者资深客户经理,就需要考取AFP和CFP。现在仅北京分行就有高级客户经理100多名,资深客户经理也有30多名。”招商银行一位相关人员向记者透露。此次这两项职业资格许可被取消后,对客户经理评级考核标准是否会作出调整,她表示还不太清楚。

  王丽莎在工商银行天津分行某营业网点任职客户经理,不久前刚刚获得了CFP认证。她告诉记者,银行内部有专门针对客户经理岗位的三级考试体系,但同时规定,员工考取AFP、CFP证书后可以获得“中级免试”资格。她觉得系统培训和学习,对自己的业务水平提升帮助非常大。

  记者了解到,也有不少从业者出于提升个人能力目的,参加了AFP、CFP培训考试。曾在上海某股份制银行从事理财业务的肖经理告诉记者:“决定参加这样的考试主要是从自我提升的角度考虑,行业内对这个证书比较认可,而且考试相对来讲在本土化方面做得比较好。”

  行业乱象待整治

  在当前仍以产品为导向的理财市场格局当中,在大多数情况下客户经理扮演的是“销售”的角色,与“金融理财师”内涵还有一定差距。

  “不管是哪个资格、许可,取消与否,实际上涉及的都是个人层面,与银行理财业务关系不大。”某银行私人银行部人士表示。原因在于,目前,我国银行理财从业人员更多的还是在销售自家银行的产品,而AFP、CFP等认证源自国外,主要考量理财从业人员帮助客户进行资产配置的能力。另外,在我国分业监管的现实下,即便是上升到私人银行的层次,私人银行客户经理也很难得到其他金融机构的从业经验,而多采取“团队协作,各有分工”的形式开展业务,很难达到上述国际认证的实践水平。因此,他认为:“理财师职业资格许可的取消,充其量只会对一些银行的员工考核产生轻微影响,仅此而已。”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各机构对于理财师资格的重视,市场上出现了名目繁多的“理财师资格认证”和相关培训。“现在有很多类似的资格认证考试,名称也都雷同,有的难考,有的相对容易,根本分不清哪个管用。”某股份制银行的客户经理小周向记者表示。

  记者尝试在搜索引擎中输入“理财师认证培训”,有海量搜索结果出现,各类培训机构“鱼龙混杂”。

  “有很多同事去考各种证书,不过大家都会选择收费便宜的,并且有办法‘取巧’的,之前就有几个同事‘组团’去外地考试,因为可以事先拿到考题答案。”在北京某第三方理财机构做理财经理的小陈向记者透露。

  对于行业存在的乱象,黄棘表示:“正是因为有这些问题,我们的工作才更有意义。FPSB的全球使命在于通过在金融理财业建立、维护和推广全球行业标准,来保护公众利益。”


原文来自:金融时报

Copyright © 网络金融论坛论坛@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