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岁理工硕士自缢:学会理财有多重要?

湖南鑫联盟 2018-11-07 09:01:20

刚下过一场雪,凌晨三点多,罗正宇打开房门,走上楼梯,在旅店的楼顶徘徊。



4点23分,他返回房间,在手机便签上写下遗言:我去死了。自杀的。在武汉玩了一年。什么事没做。没什么遗产留下。借了一屁股债,不会还了。我太幼稚了,大人和我说的都是对的。可惜我明白太晚。都是我自己的错。对不起……



第二次,他又爬上楼顶,5点00分,再次返回房间,在便签上写道:老板,你立即报警吧,我在顶楼上吊自杀了,对不起……之后,罗正宇第三次爬上楼顶,没有再走下来。



2018年1月29日,早上七点左右,旅店工作人员到阁楼收被单,看见罗正宇悬挂在阁楼外的房梁上,脖子上套着一根白色的登山绳子,已经没了呼吸。

悬挂的登山绳子和房梁


最后的日子


罗正宇在武汉江岸区上海路,夹在江汉路步行街和汉口沿江大道(长江外滩)之间的一家老旧的旅馆,花了200元住了四晚。


那天他回到旅店时,大约早上七点,旅店老板黄生铭对他说,“你不要住了,你又不(出)去做事,早点回家算了”。罗正宇回说,他还要再住一个晚上,要换一个房间,住的一楼晚上有老鼠,之后他又用支付宝付了50块钱房费。


两天后的1月29日,上午9点多,在浙江绍兴打工的罗立军接到武汉上海街派出所的电话,说他的儿子罗正宇自杀了。这是两人约定见面的前一天。


罗立军不相信,以为是诈骗电话,但他担心儿子真出事,想起住上海路附近的儿子高中同学刘文峰,罗立军立即给他打了电话,拜托他去上海街派出所看看。


派出所民警翻出几张照片,照片里的罗正宇悬挂在房梁上,刘文峰瞬间趴倒在地上。


黄生铭检查罗正宇手机时发现,他的支付宝余额只剩下七毛一分钱。罗正宇自杀时穿一件酱色棉袄,“破破烂烂的”,当天上午九点,派出所民警和法医赶来做完尸检,才把他的遗体放了下来。


两天后,武汉江岸区警方通过当地媒体发布消息,罗正宇系自杀身亡。


罗正宇的蓝色背包,只剩下一块钱和一颗大白兔奶糖。


绝望的开始


2016年11月,罗正宇突然跟父亲说,他想辞职不干了,父子在电话里说了四十多分钟,罗立军不停地劝儿子。几天过后,他和弟弟专门请假到杭州劝,还是没有用,罗正宇坚持要辞职,“他说,就像没上过这六年大学,到武汉学(计算机)编程,重新学一门手艺”。


2016年12月,罗正宇在大学好友群里抱怨:工地工作环境差,一个月工资才五千多块钱,比他一个部门的本科生高17块钱。他打算年后辞职,回武汉报计算机编程培训班,转行计算机软件开发,或搞智能交通,还称自己在看计算机二级等级考试教程。                           


2017年8月24日,罗立军问儿子在哪儿工作,罗正宇告诉父亲,他在武汉亿网计算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上班。


借贷与催债


“他有什么想不通的,为什么要走这条路……”奶奶哽咽道。


2017年正月19日,罗春宇和哥哥罗正宇一起离家搭车去武汉,罗春宇此时在武汉读大学,罗正宇说联系好了计算机培训学校,此后两人没有再见过一面。“我一直以为他工作很忙。”罗春宇痛惜地说,他不知道哥哥一整年靠借贷过日子。


支付宝的消费记录显示,2017年一整年,罗正宇主要在江汉路、胜利街、上海路等一带辗转,常去附近的网咖、便利店、炸酱面馆、水果店等消费。其中一家距离旅馆不到100米的网咖,罗正宇从2017年2月,一直到他走前最后一个月,支付宝都有消费记录。


这家网咖不大,里面有不超过五十台电脑,上网分三个档次,五块钱、六块钱和八块钱一个小时;五元区包夜14元,六元区包夜18元,八元区包夜20元。罗正宇或许无数次在这里度过了他的漫漫长夜。

罗正宇2018年1月的支付宝账单


罗正宇手机里,金融理财栏里有13个网贷APP。


据此前媒体报道,13个网贷APP里有五万多元的分期欠款,大多是2017年12月和2018年1月所欠的。截至2月28日,罗正宇欠下的将近四万元的分期欠款,依旧每天在短信提示还款。


除此之外,罗正宇还通过微信和QQ借款,一个叫“天誉金融”的QQ账号曾跟罗正宇聊天称,5000元起步,7000元到手5000元,七天还7000元,日利率达285%。另一个叫“盛世钱庄”的账号称,3000元到手2100元,七天期限,押金1000元。


2017年12月16日,罗正宇在微信上跟一匿名用户聊天,对方建议他办信用卡,罗正宇回复:我还是不办信用卡吧,不想给朋友知道我借钱了……


12月21日,罗正宇在微信跟前同事黄小兵聊天,对方问他在做什么工作,他说在武汉搞计算机,“还不如在工地,经常加班,看电脑一看一整天,工资也低……”


大家事后回想,或许他一直在武汉流浪,根本就没有上过班。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度过这孤寂又绝望的一年。


“天誉金融”曾在QQ上联系罗正宇,没有得到回复,之后连续发送了多条信息:小伙子可以的。硕士?就这样?读书读成这样?你等着上门吧。


1月31日,一个名为“A清收客服—安主管”的微信账号向他接连发出问号,之后不断发送信息:“等着,大年三十,群发你!!”2月2日,该账号接着发信息:我就是对你太好了,年前没有给我清帐的,我能让你过个好年,我跟你姓!!

2月1日,催债者通过微信发来的信息。


此时,罗正宇已经过世了四天。


少年壮志未酬,人生却戛然而止,停留在他24岁的记忆里。



硕士之死:究竟是谁的过错?


职场事业的不顺心


人际关系的不如意


亲人朋友的不理解


生活经济上的压力


对未来道路的茫然


或许还有很多种理由,但是每一种,都有可能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特别是对于大部分刚进社会的年轻人,心智尚未成熟,阅历还未积累,遇到社会上各种艰难困苦,如果没有人给予正确的引导,是很容易迷茫的。


这个悲剧中,透过各种事情的表象,开始到结束贯穿的根源是什么?



因为钱,罗正宇选择辞职,来到武汉学习计算机,却因为没有经济收入选择了网上借贷,走向了不归路。


年轻人追求梦想并没有错,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没有正确的理财观念。


在选择借贷的方向上,罗正宇已经选择错误,在没有工作的前提下,选择如此高利息的贷款,等于就是在逼自己走向绝境。


按照当时罗正宇寸步难行的情况,或许他可以申请一张信用卡来解决自己的资金状况,更何况他如此高的学历,办理信用卡的额度应该也能解决他的困境了。凭个人信用即可下卡,在还款日和账单日之间,每个月花300元左右的手续费就可以周转好自己的资金。


可是他不知道,于是他选择了日利率285%的非正常网贷,而信用卡消费月息才0.6%


让人扼腕叹息的是,曾经有人建议罗正宇申办信用卡,他的回复是,“我还是不办信用卡吧,不想给朋友知道我借钱了……


首先为了面子拒绝一个解决事情的方法,已经是推开了迎面而来的机会,再者,为什么办信用卡=同学知道自己借钱???


对信用卡的了解太过于贫乏,间接导致了悲剧的发生。信用卡的知识普及势在必行。


信用卡是一种个人获取短期无息消费贷款的金融工具,免息期最长达到五十天左右;合理运用可以改善现金流状况。


或者可以这样说,你从银行先无利息借一部分钱,一个多月后再还回去。


这过程中,利用这部分钱,可以解决多少事情?如果有懂卡的专业人士引导,还可以用信用卡去赚更多的钱,做更多的事情.........不说太远,至少当时能够解决罗正宇的问题。


可惜这些理财常识,在罗正宇在武汉度过的一个个漫长的日日夜夜,没人告诉他应该怎么做。



我们的责任

湖南鑫联盟全体成员承诺


努力普及信用卡知识,帮助更多的卡奴、卡盲上岸,

给予不懂金融理财的人们正确的价值引导,是每一位盟友的责任所在。


如果你有需要,我刚好专业


24小时免费小微金融顾问,欢迎随时咨询。

-END-

Copyright © 网络金融论坛论坛@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