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客咖啡093号发起人、中子星黄旭:企业有没有资格拿投资人的钱买理财产品?

金融客咖啡 2019-06-05 00:52:23

点击上方蓝字“金融客咖啡”关注我们

来源:品途公司志(ID:e-qika)    作者:尹磊


用闲置资金购买理财产品,对于个人用户来说,是一个基本的理财行为。而现在有不少上市公司,也会将闲置资金腾挪出来,用于理财产品购买,这些都是见怪不怪的事。但创业公司该不该把融资的钱用于购买理财产品?很多人可能还处于灰度的认知。


以虎嗅在2015年的事例为证,当时,虎嗅创始人李珉用从PE机构融来的钱买理财产品,总投入资金达到1900万元,这件事一时间引起不少的争议。


有文章质疑虎嗅用投资人的钱去大量购买理财产品,而不去做主业经营,推断出虎嗅缺乏发展规划,业务发展受阻。更有甚者指出虎嗅的这种做法,直接导致了阿里系的上海云鑫投资的撤资。


“可能大家把虎嗅归到创业公司一类,对创业公司去做理财还有很多不理解。”中子星金融联合创始人兼COO黄旭告诉品途,企业理财在短短两年时间里,其实已经发生了显著变化。仅仅在两年以前,虎嗅的理财行为,会被认为不务正业,不做正经事。但这种媒体属性的轻资产企业,本身没有大型的投资和花销,如果放在银行里,就只有年化0.3%~0.35%的活期利息。这也反映出一个普遍问题——目前的市场状况是,企业有强烈的现金管理需求,却不知如何开始。


而虎嗅能走上理财这条迫不得已的路,还走得如此理直气壮,也许正是透析了“钱多为患”是个大问题,在当时人眼里却甚是荒谬。



中小企业对企业理财到底在担忧什么?



不管是对投资人不负责的质疑,还是企业缺乏发展规划的揣测,创业公司购买理财产品一事,引得众怒的最主要理由,归根结底,还是人们对购买理财产品的安全性的担忧。


创业公司和中小型企业对安全的要求一定是首位的,这是他们跟大企业明显的区别。企业规模越大,其抗风险能力也相对更强。比如,现在市场上银行理财产品的年化收益在4%~5%左右就算不错,而大型企业愿意承担5%的亏损风险去换一个年化10%左右的收益。但是对于中小企业,他是不敢轻易冒险的,他们选择产品的第一个要点就是安全,甚至高于收益和流动性这两个指标。


“所以我们去做企业理财产品的时候,最主要是从安全这个角度切入。”中子星金融的企明星是国内企业理财领域最早露头的产品之一,目前交易规模已达25亿人民币。其客户主要以创业公司和传统中小型企业构成。


25亿人民币这个交易规模的“拔地而起”,正是对黄旭口中的蓝海市场觉醒的验证。


据统计,中国每年有9000亿上市公司资金流向企业理财市场,与此同时,逐渐开始有创业公司开始把资金放到企业理财服务公司。这其中既有中小企业的意识转变,更有背后投资人的重新审慎。


中子星企明星团队在对中小企业服务的过程中,总结了目前客户画像的特点——企业的现金管理意识薄弱,没有意识到年化4%~5%的额外收益能有多大用;其次,人力和技术手段有限,财务不懂得复杂的投资操作;另外,传统投资收益太低,需要兼顾灵活性与收益时很难超过年化3%。


企明星正是试图满足目标用户的这些痛点和痒点。其产品主要有两大部分:一块是主打T+1申赎的企业活期理财产品,这是他们的旗舰产品;另一块是电子银行票据理财。旗舰级的企业活期理财产品的年化收益最高可达5.18%;电子银票理财的的年化收益则能达到年化5%-6%左右。


黄旭说,“企明星的企业活期理财最受企业欢迎,100万起投,一个月可以给企业额外赚取4000元左右的收入,这是企业不用冒什么风险就可以获得的净利润。”


“电子银行票据理财则是基于标准化的安全资产,它的原理是借款企业以银行、企业到期承兑的商业汇票作为抵押,以此来融资,汇票到期后,借款人可以直接拿着汇票去银行、企业兑现。企明星只做银行或者大型企业集团旗下财务公司承兑的电子票据,安全性非常高。我们选择的标准是注册资本金不低于8亿元人民币,同时必须是行业内龙头企业的财务公司。”

要说安全,相比于企明星,银行理财也许让用户有天然的安全感,但银行作为强势渠道,要先确保自己获取足够的收益。企明星缩短了金融资产从源头到企业用户的距离,条件相对更优厚。在企明星的客户当中,传统企业资金压力大,但几乎每个行业在各个环节和季节都有闲置资金和流水,比如应付货款、待发工资等,均可投入到周期性理财中;创业公司融资后账上通常会有大笔资金,业务发展却有阶段性。预留好短期发展资金后,剩余部分也可投入理财产品。



企业痛点:有闲钱,但不知道怎么投



一个有闲置资金的企业,找遍了投资领域,却无的放矢,这其实是一个很普遍的现状。黄旭给我们例举了一个典型案例:


“我们现在有一个传统企业客户,是做农用机轮胎的企业,应该有二十年的历史了。它的典型性在于,企业活了二十年,是有积累的,手里是有钱的,但是现在的经济环境下,他的钱就不知道该怎么投,放在银行里做活期是很浪费的,一旦通货膨胀或货币超发,就会贬值。


如果投资的话,第一,以前有很多企业会去投房地产,自己买楼,再牛一点,可能自己想去盖楼,自己拿地。他们这种小公司,买了一些房子,但房价很高以后,他们也不太敢去下手了,房地产这条路看不明白,可能就会堵死;也有一种原因,他们或许以前已经投了不少,不敢再在一个篮子里放太多鸡蛋。


第二,很多公司会想做一些股票投资,特别是股市特别火的时候,但在2015年股灾以后,股票这条路也死了。


第三,要么你就去扩大生产。但是现在又是消费升级,去掉重复的产能,对他们来说,升级一条产品线或生产线,都是上亿的投资,也不敢贸然去升级。如果投这么多生产线,卖不出去东西怎么办。


大量现金在账上,没有地方去,他当时找了四大行,股份制银行,还去找外资行,东亚银行等等,但对那些银行提供的理财都不满意,收益高一点的,就没有流动性,要么流动性好的,收益又太低。


后来他在金融系统里的一个朋友,介绍了我们认识。我们跟他聊的时候,他觉得产品是符合预期的,他计划在我们这儿投一两千万。但这笔钱也不是一次投出来的,他第一次投了200万,然后反复的确认,也会赎回,接着再投进来,看看这个流程是不是方便,包括我们所有的同事跟他对接、跟他聊的过程中,他会观察你是不是靠谱。


你靠不靠谱不单取决于你是否主动,他会从一个综合的情况来判断你。比如我们是不是服务的很周到,我们客服是不是专业,包括你的公司在什么位置……打交道的次数多了,他对你比较信任了,他就会放更多的钱过来,这需要一个过程。”



做大蛋糕,从金融理财到服务平台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非银行类的服务商和金融机构,都会看到这个企业市场。竞争初露端倪,但还没有到你死我活的阶段。由于有大量市场还未开发,每个服务商只要先做好“一亩三分地”,就足够活的很滋润。


而且,把市场培育起来,是摆在眼前的首要问题。


这也关系到企业理财行业对投资公司的说服力,“比如一些客户,他本身是同意的,但是他的投资人不同意。去年这样的情况更多,今年会有一些好转。因为大家的观念,正在慢慢在变化。可能对于投资人来说,如果让企业投银行理财之外的产品,企业需要自己花心思去研究、去找,他觉得这个时间成本不划算,你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做好业务。但是现在的变化就是,市场上已经有一批2B的服务商,选择成本正在越来越低。所以这个时候,就是一个环境上的变化,所以投资人慢慢的也会出现变化。”


中子星还在慢慢垒建高更的护城河和说服筹码,“我们在尝试平台化,因为我们的企明星产品一开始都是自营的,但是现在我们也开始把产品的范围拓宽,会去找市场上本身已经有信誉的产品。可能平安银行有一款产品不错,但是原来有些企业不好拿到,例如说你只有500万,平安不肯把这么好的资产给你,可能你要有5000万他会考虑给你,但是我们可以帮助企业拿到这样的资产。”


过去企明星的做法是,把平安的资产打包到自营产品里,但后来发现如果只卖自营产品,对客户要求比较高,因为客户需要认知品牌,建立信任,但是这份信任又取决于需要懂一些金融,所以这是一个相对高的门槛。


“后来我们就想,我直接把平安的产品介绍给我的客户。也就是说,除了自营产品以外,我们还会引入一些优质金融机构优质产品,放到我们企明星这个平台上。包括我们现在做的电子银行票据理财,也是直接把好的资产对接给企业。”这一套对金融产品的识别、获取和销售,都是建立在中子星的金融能力上的,这也是他们的核心竞争力。


“我们还会给企业提供一些其它增值的服务,这个服务都是免费的,比如我们会给企业提供很多财务税务方面的一些建议。因为很多初创企业它的规模比较小,财税人员不是很专业,可能经常会遇到一些问题,这些问题我们自己有设置专门的岗位给他们做一些解答,而且都是免费的解答,包括对他们的财务人员的一些培训,一般传统金融机构都不会提供的。”


中子星金融创始人张鹏曾在演讲中表示,“金融服务不仅仅是理财。理财是企业的需求,但不一定是他非常渴望的事情,我们的想法是通过理财变成真正的企业服务平台。这里面就包含了闭环,包括你怎么管理现金,让现金更加有效率,很多企业有帐期,如果能把收益提高,明显能提高企业的收益率。”


张鹏本人毕业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获博士学位,拥有十余年金融市场经验,曾先后任职瑞士信贷银行和瑞士银行,从事海外市场的证券交易投资及投行业务。2012年回国后从事中国市场的资产管理业务。


张鹏回国创业初期,还是在做传统金融的项目,服务大型机构。但在这个时候,张鹏遇到了中关村大河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刘志硕,张鹏的创业路径也因此而发生了改变。


黄旭对品途说,“刘志硕想投他,但是希望张鹏能够做更互联网色彩的一些东西。所以中子星在客户需求的基础上,把原来服务银行、券商、央企等大机构的专业金融能力,用一些互联网的方式降维输出给了中小企业。”


张鹏的团队在天使轮就拿到中关村大河资本的3000万元投资,这样的融资规模也远超一般的天使轮融资数额。“我们这个案子应该是中关村大河资本成立后的第一笔投资。”


“互联网背景的创业者有时比较激进,习惯于花钱砸市场,管你赚不赚钱,我先把份额做大了。但是由于张鹏的金融背景和履历,他对风险和投入产出比会看的比较重,做事情讲究逻辑,而且这个商业模式一定是要自治的。”相比于大量互联网企业的高开低走,张鹏团队的打法更追求稳中求进。


2017年1月,中子星金融获得第二轮融资,同样是3000万。这一轮的投资人是拉卡拉旗下的考拉基金,跟投的是小村资本和知卓资本。


在克里斯·安德森的《长尾理论》中有述,“在一个无限选择的时代,统治一切的不是内容,而是寻找内容的方式。”张鹏曾在黑马营上,对其项目有一语概括,即用金融助力中小企业的发展。企业理财尚属立春之际,我们能看到的是金融服务的初现端倪,但水面之下,其实是一颗巨大的正在滋养的企业外脑。


升级人脉、分享智慧

整合资源、见证历程

请长按二维码关注

金融客咖啡


“金融客咖啡” 是由 200 位创始发起人以众筹模式创立的咖啡馆和金融精英交流互动平台,位于北京西城金融街商圈内,旨在汇聚中国各金融细分领域的领军人物、杰出代表,既是高端金融社交圈,也是金融行业重要资讯枢纽地和交易洽谈成交地。



Copyright © 网络金融论坛论坛@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