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网3.15盘点 ①】正规金融仍存风险 严监管之下的“金融灰暗”

金融参考 2019-04-16 09:02:28


编者的话:

  一年一度的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倏然而至,年年有今日,年年有话题,年年有故事。

  编者在想,我们谈了这么多年维权,违法违规侵害消费者权益的现象缘何屡禁不止?究竟该如何保护消费者权益?

  我们想,除了媒体呼吁有关部门建立健全打击违法违规现象的机制,让维权日常化、制度化,透明化外,更重要的是,一定要提高消费者的维权意识,加强对侵权事件的分析辨别能力,这样才能够双管齐下,让骗者难以立足光天化日,惶惶如过街老鼠,失去生存之地。

  在消费者维权通向日常化、制度化建设的路上,编者能做到的,是将侵权事件付诸公开化曝光与呼吁,别无他途。当然,让侵权公开化,也可能是维权事件走向解决的重要一环。

  今天,鲁网仔细梳理了去年以来我们报道过的话题,既包括银行、保险、证券、互联网金融等各领域侵害消费者权益的案件,当然这些案件可能已经解决,我们在315期间再次拿出来总结梳理,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涉嫌侵权的企业今后做得更好,也希望消费者维权意识得到进一步提高。(好勇)

  

【315盘点】正规金融仍存风险   严监管之下的金融灰暗

  

1、中泰证券营业部老总被疑忽悠客户买基金:七旬老汉亏了57万

  

原本想买保本型理财产品,却轻信战友之子被“忽悠”买了私募基金,两年时间相继投入400万,最后稀里糊涂赔了57万,淄博冯大爷的遭遇让人唏嘘不已。如今,回过味来的冯大爷多方奔走投诉,奈何证券公司、客户经理以及行业协会各有各的理,让冯大爷不知如何是好。

  今年2月初,市民冯大爷拨打了本网热线电话称,自己被战友儿子王某某“诱导”购买了400万私募基金,亏损57万元。“因为是战友的儿子,加上他又是中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淄博分公司桓台中心大街营业部网点的总经理,所以,我对这个晚辈十分信任。”冯大爷告诉记者,他于2015年开户,交了5万元,2016年5月王某某开始向冯大爷推荐理财产品,5月份他首次用100万元购买了第一支名叫“欧亚盛世”的理财产品,6月份又100万元购买了第二支“海中湾宁泰”理财产品,当天下午又追加了100万元,7月份他再次100万元购买了第三支基金。三个月内,冯大爷一共购买了400万元的基金。

  “购买成功之后,我就再也没有管过这些基金,直到2017年1月份,到桓台营业部网点查询时才发现产生亏损,当时通过大厅工作人员才得知我购买的这些基金都是私募基金。”冯大爷说,当时他立即找到王某某询问情况,可他一直推脱,直到2017年5月份左右,冯大爷自己的损失达到了57万,王某某就开始向他推销期货、期权、股票等另一些风险更高的产品,并声称可以通过这些产品来赚回前期的损失。“王某某当时称他自己2015年在股市赚了500万,股市跌到最后还净赚300多万,我的损失也可以很快通过这些方式赚回来,由此我对他产生怀疑。”冯大爷说。

  冯大爷告诉记者,当初他明确和王某某说过要购买保证本金的前提下,高收益的理财产品。可王某某在向其推荐理财产品时,却未说明是私募基金,也没有做任何风险提示,只是极力宣传产品非常好、本金安全、收益高达35%,员工、客户都托关系才能购买等等。“2016年他依次诱导我购买了三支同类产品,其中第二支叫“海中湾宁泰”的私募基金让我在不到一年时间里亏损57万。除了第一支产品有纸质合同、问卷、回访电话外,从第二支开始就没了纸质合同、问卷、和任何回访电话。因为我不能独立操作电脑,为了保证卖出这三支产品,王某某从调查问卷到回访电话的答复,都是王某和工作人员手把手的教。”冯大爷说。

  冯大爷说,他多次找王某某询问此事怎么解决,可王某某一再推脱。“发现亏损之后,我给王某某打电话询问,当初为什么不告诉我是私募基金,签合同时也不提醒风险的大小。王某某解释说,当时想的太好,觉得很安全。”

  无奈之下,冯大爷将此事反映给了山东证监局。“1月16日山东证券协会杨主任和调解员杨通海来淄博进行调解,在调解过程中,当着调解领导的面王某某还推销收益11%的产品,仍然不说明这些产品的风险,仍然说很安全,想通过销售这些高风险产品来抵消他的违规行为。”冯大爷告诉记者,王某某在调解当天提供不出任何关于自己按规定做过风险提示和没有欺骗销售的证据。对电话录音和承诺过保证本金安全的前提下,给他挑选高收益理财产品“引诱”其购买私募基金的事情也没有否认。

  记者听取冯大爷提供的录音资料发现,冯大爷曾多次向王某某询问当初购买产品时为何未提醒风险和产品的性质,而王某某的回复中并没有否认这一点,称“当时觉得太乐观”。

  随后,记者拨打了王某某的电话了解情况,一直无人接听。

  紧接着记者来到中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淄博分公司了解情况。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称,经过公司调查,签约合同时已告知投资人产品是私募基金,并提示过风险。至于冯大爷的电话录音证据,他们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过,如果投资人有充分的证据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进行维权。

  记者再次拨打王某某的电话,他称正在开会不方便,会后再联系。

  “从一开始,冯大爷就知道是私募基金,我们都有回访电话录音,之前山东证券协会来协调的时候,我们也都在调解函上签字。我一会可以把这些资料都发给你。”王某某回电说。

  截至发稿时,记者也没有收到王某某口中所说的资料,再次拨打王某某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2、谁动了青岛农商银行账户 客户遭遇45万莫名转入转出

  

2015年的时候,莱西市民李先生在当地办了一张农商银行借记卡和3万元贷款,当年8月份还清贷款。然而让他担忧的是,当年9月份和12月份,他的这张卡“莫名”从青岛农商银行胶州杭州路支行分别打进20万元和25万元,又被冲正,“随意”的资金进出让他很担心自己银行账户的安全。记者从李先生提供的银行账户明细上看到了这两笔业务,随后驱车赶往莱西和胶州两地,探访其中的究竟。

  “我的农商银行卡里被胶州农商银行杭州路支行莫名其妙打进了20万,后来打电话和我说是打错款了,然后钱就被划走了。过了不到三个月,又给我打进25万,这次连说都不说了,直接就划走了,后来我查阅交易记录才知道。这不是洗黑钱的吧?我们储户的安全这样能有保障吗?银行这么做是不是不对呀?”近日,莱西市民李先生给本网热线83888110打来电话诉说了自己经历的蹊跷事。

  据了解,李先生在2015年3月份,因为自身需要在青岛农商银行莱西分行某乡镇分理处办了一笔3万元的贷款,同时办理了一张借记卡。2015年8月份,李先生已经将该笔贷款还清,随后这张卡基本就不使用了。后来有一天他忽然接到了青岛农商银行胶州杭州路支行的一个电话,对方告知他,往他这张卡上打了20万元钱,是打错了,这笔钱要收回去。“我当时莫名其妙,后来查了一下才知道,在2015年9月15日,我账户里确实从胶州杭州路支行打进20万,当天这笔钱就消失了。账户明细是显示这笔钱被冲正了。”李先生当时也没太在意,因为与胶州没有业务联系,这笔钱与他没有任何关系,反正自己也没造成什么损失,就没去追究此事。

  “没想到我前段时间查看账户明细时,突然发现2015年12月3日,我的账户又莫名其妙打进25万元,然后当天又被冲正了,打钱的还是这个杭州路支行,但是这次根本就没有人通知我。”李先生看到这个情况就开始不淡定起来,自己的账户随随便便就能进来出去钱,那这个账户安全性能有保障吗?而且他不知道这钱的来路正不正,是不是用来洗钱的,并且银行打错钱为什么都不告诉他一声,也没有任何手续,三个月不到自己的账户进出45万元,李先生对银行的做法产生了很大的质疑,同样的错误在同一个账户出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这里面有没有什么猫腻?李先生对此百思不得其解。

  4月26日上午,记者来到了位于莱西市青岛路的青岛农商银行莱西分行。经过一位工作人员介绍,李先生的借记卡确实是在莱西所办,贷款早就还清。但是卡内的20万和25万的业务是胶州分行打过来的,具体是什么原因,他们也不清楚,具体要到办理这项业务的胶州杭州路支行了解。

  随后记者驱车刚往胶州,4月26日下午13时30分许,登记后来到位于胶州市苏州路的青岛农商银行胶州支行,工作人员在了解来意后,表示具体业务情况他们不清楚,需要了解一下业务部门。但是直到当天15时30分许,一直未能见到相关业务人员,工作人员随后拿来一张复印件,称是当时胶州这边的客户写的声明,但拒绝了记者拍照的要求,并声称如果要采访,他们需要上报到青岛总部,走完程序才可以对外回复。



3、德州银行庆云支行私自转走客户存款250万 银行被判承担还款责任

  

鲁网1月9日讯(记者 杨永明)2017年11月10日,庆云县人民法院下发(2017)鲁1423执808号执行裁定书,裁定扣划被执行人德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庆云支行的账户存款2911837元至庆云县人民法院。这预示着闹得沸沸扬扬的德州银行庆云支行原行长私自扣划客户250万元存款事件即将落下帷幕。

  此事最早要从四年多前说起。判决书显示,德州银行庆云支行原行长王某某因贷款业务,结实庆云县一通管业老板蔡某,王某某多次以银行或个人名义向该管业公司提供借款,利率有2分、3分和1分5厘不等。2013年6月,蔡某再次向王某某提出资金需求,王某某通过内部系统查询到该行员工卞某揽储量大,并听说存款人为卞某的母亲韩某。

  2013年6月14日上午,王某某让该行员工卞某将其父约到其办公室商谈借款一事,并以银行用款的名义向卞某父亲出具借条。在王某某的安排下,卞某以代理人身份,将韩某账户内250万元转账至一通管业会计提供的账户上,而韩某对转款一事并不知情。

  获悉存款被转走后,韩某将德州银行庆云支行诉至法院,其否认与卞某父亲系夫妻关系,并要求该行偿还其被转走的本金并承担相应利息。

  一审法院认定,韩某办理了德州银行庆云支行借记卡,双方即形成储蓄存款合同关系,该合同合法有效,应受法律保护。德州银行庆云支行在未向转款代理人卞某进行身份核查、未按代理转账程序电话联系韩某征求意见,且没有按照委托代理转账规定签署代理人姓名的情况下允许划转款项,系违规操作行为。该行亦无法证明卞某系受韩某所托进行转账。

  法院同时认定,王某某在明知韩某未到场也未办理委托授权,又未征求韩某本人意见的情况下核准划转韩某账户款项,其所代表的德州银行庆云支行行为明显违反储蓄存款合同约定,应对韩某资金损失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一审法院最终判定,德州银行庆云支行赔偿韩某本金及相应利息。后德州银行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德州市中院,二审法院维持了一审判决。



欢迎关注,欢迎提供新闻线索。新闻热线:0531-82068827,邮箱:278895770@qq.com。


Copyright © 网络金融论坛论坛@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