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你来说】同余科技CEO金斌:金融科技那些事儿

世界温州人 2019-05-30 01:04:50
导读
全球知名投行摩根斯坦利(Morgan Stanley),是一家全球领先的国际性金融服务公司,业务范围涵盖投资银行、证券、投资管理以及财富管理等,财经界俗称“大摩”。金融科技初创企业通常是指利用从云数据存储到智能手机等技术提供贷款、保险和支付服务的初创企业。根据风投数据公司CBInsights的统计,去年中国的金融科技初创企业共筹集资金27亿美元,而印度的这类初创企业筹集资金15亿美元。美国的这类初创企业则筹集了74亿美元的资金。然而有一位温州小伙,毅然辞去大摩的高薪,回国创业,创业的方向就是金融科技行业。

2016年3月29日晚,有幸邀请到前美国摩根斯坦利 定价分析部 助理副总裁,【U创会】理事会员,金斌先生作为我们“世界温州人优二代群”【周二你来说】的嘉宾,为群内450多位温州的创二代小伙伴,讲述他的精彩故事。


【常居或工作城市】上海
【行业】金融科技
【单位 】Bachelior Technology (美国)、同余科技(上海)
【职务】创始人,总经理
【籍贯】温州永嘉
【个人爱好】网球,高尔夫球
雨旻
【常居或工作城市】上海
【行业】传媒
【单位】上海东方广播有限公司
【职务】主持人
【籍贯】温州鹿城
【个人爱好】音乐、电影、舞蹈
主持人
陈雨旻
【周二你来说】,你说,我们听。

各位晚上好,欢迎来到今天的【周二你来说】,我是今天的主持人陈雨旻。

今天晚上我们邀请到的这位是前美国摩根斯坦利定价分析部的助理副总裁,现任同余科技的CEO金斌,金总。他今天会给大家带来金融科技方面的内容,不过下午在跟他沟通的时候,他也说了,希望今天晚上的活动随性一些,他可能会想到哪儿,说到哪儿,希望是一个愉快的分享交流时间。接下来让我们掌声有请金总。
大家好,我是金斌。很感谢主持人陈雨旻的介绍,也感谢世界温州人的邀请,非常荣幸有机会跟大家一起交流。
嘉宾
金 斌
关于我
我们(同余科技)是一个金融科技团队,主要是专注于为金融机构提供金融方面的咨询服务与技术支持。

因为觉得整个中国市场开放过程以来,可能会不断涌现出新的金融业务,新的金融产品,以及新的交易策略。在国内,经常能够看到国外的一些比较好的交易策略,比如量化、高频,和一些比较好的金融产品,类似于衍生品。但人们往往容易忽略国内金融机构在做这件事情背后他们所做的巨大金融技术支持。所以我就在去年5月份,在纽约和几个朋友一起注册了一个金融科技公司,主要专注于金融科技方面的研发,我们也希望把这些国外真正做得比较好的东西,能够带到国内来。 

大家假如看国内的金融市场,其实它原本可交易的金融产品非常单一,主要是股票、债券和期货,本身的交易策略比较单一,可能做多边比较多。但是会发现,传统行业已经到了一个门槛,很难去满足所有这些投资者的需求。这也是为什么提金融创新的原因。问题在于你要做这件金融创新,可能玩法跟过去不太一样,不再那么相同。

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比如去年几个俄罗斯人做高频交易,一下子赚了十几亿人民币。可以想象一下,这些俄罗人如果在美国市场的话就没有存活下来的空间,因为技术没有在全球领先,相反在国内市场却能做得这么突出。这也是因为中国金融市场虽然出了很多新的东西,但是这些新的东西其实并不足以去跟国外的人去竞争。 

所以我们团队有了这样一个想法,与其团队自己做一个私募基金,自己去挖金子,还不如给整个市场提供这样的一套比较先进的定价也好,风险管理也好,或者是交易工具也好,能够为整个市场服务。从简单的卖金子、挖金子的角色转变为给整个市场提供场子,供这个市场去挖金子的角色转变。所以从我们的想法自己做一个私募基金转变为现在做一个金融科技公司。
金融
假如你看中国整个金融科技的话,它跟所有的行业都一样,比如说跟制造、生物业一样。中国在金融方面的技术其实就像其他的行业,跟国外是好几十年的差距。在这里面比如说我们现在做一个衍生品方面的交易系统,其实就是非常典型的例子。

接下来方向一下做的项目,衍生品交易系统。衍生品交易全球市场来看,现在的交易规模大概是6百万亿美金,它其实是国内最大的金融市场。远远要大于场内交易。比如是美国股票市场的13倍,债券市场的8倍,从交易的人数来说,基本上从70%的金融机构会有衍生品交易,从企业上来说,甚至有95%的世界5百强会参与衍生品交易。

其实各种各样的机构都会在这里面,哪怕像我们平常老百姓,或者是个人投资者也在衍生品交易市场里面。无非你可能看这些产品背后通过衍生品来实现的。

举个简单例子吧,比如说理财产品,国内的理财产品分为股票基金,投资于股票市场,还有投资于债券,债券基金。股票基金而言你的回报率跟着市场变化而浮动,市场好的话,整个收益比较好,市场不好的话,也有很大的下行风险。假如投资债券市场的话,一样的,完全是一个相反的极端,不管市场表现怎么样,收益率都是固定的,5%,一年达到5%的收益。

尤其是去年一系列金融的波动之后,其实人们开始看说有没有一些产品,一方面能够帮我我抓住上行的空间,下行的机会。市场表现好的时候,同时有比较好的收益。同时另外一方面,加数市场表现很拙,比如像去年这样,这样我我能够有一个保本的结构。

假如要实现这样理财产品的话,它基本上需要通过结构化产品,也就是说固定收益产品,加上衍生品这样的结构来实现。这一块已经有不少商业银行在发行,也有很多保险公司里面质管部门去投资这样的结构化产品。

另外一方面,打个比方从企业层面来说也需要衍生品的交易。比如是大宗商品的生产商,你同时会面临两个风险:原材料的价格波动,还有本身商品生产出来以后对价格波动造成的风险。比如说对原材料的价格风险,往往这些公司通过期货来锁定住价格。问题在于原材料价格下降了,通过期货价格来锁定价格,导致反而会产生一些损失。以固定价格来买进原材料,很可能会导致你在市场中的竞争力会下降。

这时候你购买一个看涨期权,相当于一种保险。原材料价格上涨就去执行期权。假如价格下跌就放弃期权,因为是你的一种权利,你可以放弃,以市场价格来买进原材料。这是另外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在企业市场里面为什么会用到衍生品。

你来看国内的市场,其实现在整个中国金融市场因为监管的原因,所以整个金融市场证监会管得太多,又自己管不好,所以场内交易市场,比如像股票、期货等等,其实比较难做投资,它也满足不了很多实体经济的需求。所以现在从整个市场来看,包括从券商、期货公司,金融机构反映来看他们也在大力发展场外衍生品这一块。
衍生品
问题来了,场外衍生品它不再像股票交易那样,你整个价格是透明的,交易结构非常简单。打个比方来说,场内场外的区别,你去买股票,可能啪,打开你的软件,看到这是股票今天值多少钱,就可以多少钱买进。假如做场外,场外对应的私募股权,首先得有定价,得去研究、定价。即便想做交易的时候,交易完还得自己处理各种中后期的业务。 

所谓的场外衍生品其实是一样的道理,你去交易场外衍生品,期权等等很多复杂的衍生品,价格没有一个透明的市场去告诉你它的价格多少,所以需要数学模型对产品进行定价,同时它的风险头寸是怎么样的,也需要一些模型去计算。

现在国内的一个问题是说像很多企业也好,资产管理公司也好,他们有很大的需求,对场外衍生品有很大的需求。金融机构和券商机构公司,他们也有很大的意愿去做这件事情,因为这件事情可以给他们带来很大的娱乐。问题是中间谁去设计这样的产品,又怎么样来做这样的产品,怎么样管理。他们本身没有专业知识,也没有支撑整个业务的一个系统。

所以我们想做就是去做这样的交易工具,帮助券商,投资者更好地去对接他们。

这只是我们给大家举的例子,就是我们的交易系统针对于一些新的金融产品的实用方面。我们作为金融科技公司还有另外一些项目,比如说投资组合的优化。

现在不是说大资管时代也好,或者是资产配置。未来新的趋势,其实不像在过去大家只是一味地追求回报,目标使得收益率最大。经过去年这些波动以后,人们开始看说我这时候得考虑收益,是不是也得考虑它的风险。所以提出一个风险回报率。这些优化其实是需要很多技术模型的支持。

那你怎么样去考虑这个风险呢?在做资产配置的时候,做资产配置选择的时候,不再是简单分析某一种资产怎么样的,而是需要把资产放在一块说他们的相关性是怎么样的,整体波动率又是怎么样的,假如要选新的产品进来,怎么样使得我的投资组合更加多样化。


当然了,我们这里提到技术其实已经不再是简单的计算机而已,它更多是一个交叉领域,包括了计算机、数学、金融相结合的事情。
要不然我们直接进入提问、回答环节吧,我们更多以交流的模式,也希望能跟大家分享自己的想法也好,比如说对这个事情的看法。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尽管提问吧。
嘉宾
金 斌
主持人
陈雨旻
好,谢谢金总的分享,接下来进入到我们的提问环节,大家可以有什么样的问题,以文字的形式发送到这里,然后由金总来一一跟大家进行回答和交流。
Q
&
A
问题1:金总,感谢您的分享。普华永道(PWC)3月15日发布报告显示,全球绝大多数银行和传统金融服务公司认为将有近三分之一业务受到金融科技公司的竞争威胁,行业格局面临颠覆。您对此有何看法?
答:谢谢群友提的问题。我不是很清楚是不是有1/3,还是1/4,1/5,这个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知道技术公司和金融公司接下来他们会走一个相结合的路线。打个最简单的例子,就像在国外,比如说像演员和导演吧,比如说演员其实就想去试一下自己做导演的感觉,导演可能想演一下演员。其实金融和科技就是这两个关系。

科技公司觉得自己可以牛B地替代银行里的中介业务,对吧?然后呢,金融公司又感受到来自金融公司的危险。不觉得将来中国中信、中金会把我干掉,能把我干的可能是来自于硅谷的技术公司。所以他们不断地加大技术方面的投入,以应对来自技术公司的一个冲击。所以说美国的金融公司过去每年几十亿美金的投入在技术上面。
问题2:您是否会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在新技术这个方面上投入更多?
答:对,刚才提到美国基本上大投行每年有几十亿美金的投入,而且现在还往这个方向越走越深,比如说像高盛,他们自己也做了些P2P,他们年会在硅谷开的,就是因为体现他们对技术的重视。另外他们还邀请很多的硅谷团队到他们那参观,希望他们给技术提些意见。

现在这一块优势,因为中国原来传统的领域只有股票和债券,所以这方面的差距其实并没有在中国金融市场里面那么明显地体现出来。随着中国这些金融业务的发展、改革开放,其实技术方面的差距会越来越明显。

我不知道什么叫做新技术,其实我们做事情,在国外已经不算是很新的技术了。我们对于金融科技这一块,美国一九九几年开始,大量地从高校里面招这些博士、教授,以及等等研究人员进到金融机构,让他们使用一些数学量化的分析方法来解决问题。本质上我们做的事情在国外并不是一个新技术。放在国内来看的话,应该算是新技术吧。
问题3:那您觉得这个行业,比如说韩国、日本、中国台湾地区以及大陆的市场格局未来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答:其实相对而言韩国、日本,包括台湾,他们的市场相对中国市场而言肯定已经算是比较开放了。尤其台湾而言,本地的这些经济体量其实很小。

中国市场到底能对他们开放多少,假如中国市场能够像国外一些国家一样能够开放的话,我相信中国肯定会吸引很多,不仅仅是韩国、日本了,可能大量从世界各地来金融方面的机构来国内。

毫无疑问,毕竟中国有这么大的经济实体在支撑,不管是任何一种产品,比如大宗商品,中国的交易量已经是世界上最大了。去年的股指期货,很容易就会变成世界第一。

所以我觉得取决于中国市场的一个开放水平,假如说它能够实现开放的话,我觉得能够成为亚太的金融中心。
问题4:您如何看待老一辈温商的产业传承问题?
答:首先我觉得老一辈他们很了不起,在当时那样的制度下面,他们有这样的勇气,有这样的吃苦精神走出去,其实在当时看来,比如说七几年的改革开放,或者是八几、九几年,那时候哪怕是传统企业对当时的人来说都是一些很新的事情。但是我觉得要做一进事情是需要很大勇气的。

你得看到说这个时代在变化,一件事情在十年前成功,现在在做同样的事情,他们需要的对自身素质和对本身所需要的资源是一样的。

所以我想说一方面,本来已经对传统企业而言,假如说已经做到比较大规模的企业,你本身可能产业升级也好,技术改革也好,其实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需要你领导人,或者是管理层有一个比较好的,比较开放的思想去接受这个新的东西。而这件事情呢,我希望他们能够以比较开放的心态来看待这个事情。

另外一方面,比如说现在想进到传统领域的人就要不是那么容易了,之前有资源基本上被他们所掌握,肯定需要做出一些新意来。然后你的新意在哪里,我觉得最好还是比如说好老一辈和新一辈有一些方面的结合。
问题5:是什么原因促使您放弃美国的高薪,毅然回国创业?

答:其实我不是一个人回来,很荣幸我们有一个完整的团队一起回来。我的团队里面包括原来富国银行(Wells Fargo, 美国资产最大的银行)与模型部的执行同事,他已经在国外投行做了十几年时间,经验要比我资深很多。


我们回来的目的很简单,觉得这个时代给了我们这样的机会,这个机会可能稍纵即逝,可能再过两三年就看不到这样的市场了。


我们是一个比较进深和保守的创业团队。我们看这个事情是去年5月份开始看这个事情,中间我回来了很多趟,最终我们才决定辞职回来。
问题6:在“大摩”工作的时期里,什么事情是让您印象深刻十分难忘的?可以分享一下吗?
答:印象深刻还真不多,我在那边工作的时候,一直想着什么时候回来,什么时候回国。其实从整个大摩机构来看,本身是成熟,分工明确的一个机构,这里面有很多东西值得学习,包括对各个业务模块的设置,大家都以为说你的业务流程应该设置成越流畅,越统一越好。

其实不是这样子,尤其是从交易的角度来说,假如越是流畅的业务流程,可能意味着你的监督也好,风控也好也会做得越差,对于交易而言本身就是回报和交易的双刃剑。

假如一味满足交易的需求,一味考虑你的回报,就有可能出现问题。

所以本身对于业务流程设计来说就是一个矛盾的事情。
问题7:您2016年的打算是什么?近五年的计划?
答:提到16年的打算,其实没什么打算。我们能把这个系统开发好,重心就在这个公司里,也没想其他的事情。

近5年的计划,是这样的,关于我们自己公司而言认为有很多项目可以做,衍生品项目也好,其他的项目也好,觉得是可行性比较强的项目在5年时间里面我们有可能会变成一个更综合性的金融科技公司。

因为我们觉得在未来的金融市场里面,技术会成为一个很核心的东西,只要你掌握了这样的核心总是,其实你往外面可以拓展很多业务。
问题8:能不能对群里一些想创业的小伙伴谈谈您的想法
答:想法嘛,我其实觉得群里的很多老乡应该在各自的领域里面都很出色。只是说大家的领域不一样而已。我们可能更多在金融和技术方面,我我相信群里面有很多人在各个领域都做得比我好。至于说想法的话,我可以大概讲一下我们这段时间来的一些感受吧。我之前在投行里,原来觉得挺辛苦了,但是比起创业来,简直差远了。

说句不夸张的话,感觉你真正想创业成功的话,得变得无所不能才行。从很杂的事情,然后到跟别人真的去谈一件事情,然后有时候可能还要比较纠结做一些决定。这本身其实对于自己而言,也是不断地折磨、不断学习的过程。 

所以希望群里的朋友,假如将来想创业的朋友,能够有这样一个思想准备,但是就像我们团队现在一样,我们大家都有一个坚信的愿景,我们做好最坏准备,但是希望最好的事情会发生。
主持人
陈雨旻
谢谢金总今天晚上的分享和非常详尽的回答,也谢谢工作人员今天晚上替很多小伙伴提了问题,如果还有小伙伴有问题想问金总的话,可以私下加他的微信进行交流。

【周二你来说】到此结束,再次感谢嘉宾金斌先生的分享,感谢群友积极参与提问。【周二你来说】与你有约,不见不散~
更多精彩
App Store 搜索 “世界温州人”
安卓手机请点击“阅读原文”下载
长按二维码关注本公众号
微信号:shijiewenzhouren


Copyright © 网络金融论坛论坛@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