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灵:防控金融风险 注重金融安全 | 2017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 2019-05-22 01:09:31


在2017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的讲话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理事长兼院长

吴晓灵


开幕致辞


尊敬的各位来宾,老师们、同学们、朋友们:


大家上午好!


首先,我谨代表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的全体师生向出席论坛的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师生和朋友们表示诚挚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


五道口金融学院由中国人民银行与清华大学合作,在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的基础上建设而成,是清华大学第十七个学院,是我国金融高等教育平台和金融学术政策研究平台。


近年来,学院延揽国际、国内一流师资,既包括一批享有国际声望的知名教授陆续加盟或来院讲学,又涵盖很多政府和业界资深人士担任兼职导师和授课教师。学院秉承教育强国理念,以培养经邦济世人才为目标,金融学博士、金融专业硕士、本科辅修、双学位金融MBA、金融EMBA、全球金融GFD以及高管教育等项目顺利开展,为中国金融界培养输送了大批高层次、创新型、国际化的金融人才,得到社会的广泛认可。


在未来,我们要以学院使命“培养金融领袖,引领金融实践,贡献民族复兴,促进世界和谐”为共同信念,以“修齐治平”为行为准则,树立“教书育人,以德立身,以德施教”的理念;加强对中国金融问题的深度研究,努力打造世界一流的金融学院,建设一流的金融智库。


五道口金融学院的长足进步,离不开各界对学院的支持和帮助,在此我对大家的支持表示感谢,并期待大家能一如既往地支持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和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的发展。


去年,习近平总书记在清华大学建校105周年时寄语清华,希望清华大学为祖国的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这一寄语也深深鼓舞了我们。五道口金融学院身在清华大学这个大家庭,秉承着清华一贯的爱国奉献、追求卓越的精神,密切贴近实际,坚持践行金融事业服务国家和人民、效力改革创新和人民福祉改进的时代课题。尤其是今年4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专门就国家金融安全进行集体学习,更给当代金融人提出光荣的使命和要求。


正是按照总书记的期望和要求,紧贴中国经济金融现实,直面当下中国金融发展中最迫切的问题,我们想通过举办论坛,碰撞智慧火花、凝聚各方力量,为中国金融发展做出支持和贡献。


本届论坛主题是“经济全球化与金融业规范发展”,为什么选定这一主题?大家应该都注意到,2016年以来,有一个词组出现的频率非常高,就是“防控金融风险”,对于防风险,不同的人、不同的行业理解各不相同,但它的频繁出现无疑在提醒我们,中国到了一个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加注重保障金融安全的时期。随着中国经济长期持续发展,金融在中国经济中的作用日趋显著。金融是撬动中国经济发展的有力杠杆,是中国走出去的重要推动力量,同时也是未来经济持续、健康、稳定发展的保障。当前,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我们正面临新旧动力转换的时期。金融作为资源配置的龙头,既要支持新动力的发展,又要维持传统经济的转型升级,我们的任务复杂而艰巨。随着金融创新增多,金融业的“交叉地带”越来越多,并且由于行业规范发展上存在一定问题,金融风险有所积聚,因而中央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了更加重要的位置。无数经济危机的教训提醒着我们,金融安全、金融稳定一旦出现问题,很有可能导致金融危机进而引发经济危机,经济发展和积累的成果将受到重大影响。我们需要高度重视金融安全问题,尤其是要回答在经济全球化、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深度融合的背景下,如何在提升金融服务效率的同时维护中国的金融安全这一问题。


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已成功举办两届。前两届论坛汇集了金融界的各路精英,共同为中国金融的发展献言献策。正是在各位的积极参与支持下,论坛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受到海内外金融界的广泛关注,成为论道中国金融发展的平台,希望大家以独到的见解和思想充分讨论,开放交流,共同打造一届贡献智慧的高品质论坛。


谢谢大家!




《中国金融政策报告2017》发布致辞


女士们、先生们:

大家上午好!非常欢迎大家莅临这个会场听我们发布《中国金融政策报告2017》。

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对金融政策的了解关系到金融的发展,也会关系到整个经济的发展。为了让国内的从业人员和国际上的从业人员以及研究人员们能够对中国的金融政策有所了解,我们决定系统地出版这样一个报告。

国内现在银行、证券、保险和一些金融业的子行业,有各自的年鉴或者是发展报告,但是这些年鉴和发展报告一般都局限在自己的领域当中,缺少一个横跨银、证、保、信综合性的政策汇总和解读。为此我们就作为市场的第三方、一个独立的研究机构开展了这项工作。

前六年是由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与社科院金融研究室联合在做这个报告,当时我同时兼任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的院长。从今年开始,我不再担任这个研究院的院长,只担任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的院长,所以我们就把这个报告从上海拿到了北京,这是第一次由北京的团队来做这份报告。我们这个报告的框架是这样的:报告的主体是对各行各业的金融政策梳理、监管政策梳理,立此存照,给大家提供方便;同时我们也会结合每一年度金融业的重点、突出的事情做一些专题报告,而且还有当年发表的我们认为对市场有一定影响,对我们的专题报告有所补充说明的专栏文章。

我们从2011年开始写这个报告,历年都有自己的主题,也有政策的汇总。从这几年报告的主题大家可以看到,中国金融业的发展和它所面临的很多挑战。报告所描述事情、梳理的政策都是前一年的。在2011年的时候,主题报告是《后危机时代金融监管改革、国际经验与中国实践》, 2010年正处于大危机之后,全球各个监管当局都在审视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危机、我们从危机当中应该吸收什么样的教训。因此以监管为主题,以监管政策的变化来梳理未来中国的政策走向。当时因为是第一次出这个报告,所以先用了一定的篇幅把30多年金融改革与发展在金融政策的角度,对我们的起点是什么做了梳理,然后着重谈到了危机之后各国对宏观审慎政策的关注。

2012年,我们的报告主题是《国际金融危机背景下的中国主要金融风险》,尽管危机没有直接冲击到中国,但是在全球危机之下,中国也不可能独善其身,我们也面临着问题。我们的问题是什么呢?观察到中国最主要的问题,一个是房地产有泡沫积累的迹象,一个是政府债务发展得太快了,这两个都是历来金融风险的隐患。所以我们着重对房地产和地方融资的债务问题进行了解析,也看到了中国经济结构的失衡和增长方式的缺陷。

到了2013年,我们看到了中国的债务问题其实背后是一个资本市场不够发达的问题。于是我们围绕《发展中国的多层次资本市场问题与对策》作为主题报告,希望国家能够尽快发展多层次的股权融资市场,才能够减少企业的债务积累,也才能够给政府以更好的资本市场融资手段。

到了2014年,由于我国融资体制并不能够完全适应社会的需求,也由于2009年之后我们采取了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市场的流动性很多。在中央银行要适度控制货币供应的时候,多余的一些资金总要找出处,于是影子银行在中国发展起来了,这一次金融危机中影子银行也是世界各国关注的重点。怎么样来看待影子银行呢?影子银行是不是应该完全取消、人人喊打的事物呢?我们觉得影子银行在某种程度上是因为我们国家直接融资渠道不畅、金融制度还不够完善时的一个畸形的发展。但是它有它的好处,如果它能够规范发展的话,它是直接融资的一部分。因而我们要肯定它的发展在直接融资中的作用,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它的隐患,它的隐患就在于多种理财工具,无论是表内的还是表外的,法律关系是一样的,但是对它的金融属性认知不同,不同的监管当局在监管,因而造成了理财市场的监管混乱。从今年各个监管当局把治理资产管理市场的乱象作为防范金融风险的重点,可以看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2015年,我们提到了“新常态下的中国货币政策”。危机过去了五年,各国的经济恢复的情况是不同的,因而各国的货币政策走向也出现了分歧。在2008年的时候,由于大家都面临着危机的冲击,在G20开会的时候,政策协调是容易的。但是五年之后,各个国家经济复苏的程度不一样,各监管当局,特别是中央银行所采取的措施是不一样的。在这个时候,就出现了各个国家的中央银行怎么样能够更好地相互协调的问题。我们注意到了各个国家的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在危机的不同阶段他们所表现得是不同的,而中国和各国又面临着不一样的情况。2014年的时候出现了一些问题,需要中国的央行把货币政策真正调整到中性来,但是如何形成这样的认识,并不是一个特别容易的事情。中国货币政策的变化,过去是以外汇占款来吞吐基础货币,但是在外汇占款没有持续增加,甚至还有偶尔减少的情况下,中央银行通过什么样的政策工具来满足社会必要的流动性,怎么样能够很好地把宏观审慎管理和微观审慎监管结合起来,中国的中央银行做了很多探索,我们在这个报告中做了分析。

2016年也是互联网金融的整顿之年。2013年互联网金融风声水起,发展得非常快,不过三年多的时间就进入到了整顿阶段,我们认为应该对这个问题做一个深刻的剖析。无论互联网金融或是金融科技,当你从事金融业务的时候,都不会改变金融本质,它们改变的只是金融业实施信息搜集、进行风险分析和定价的工具。而金融对由于资产错配、时间错配造成的从进行投资到获得回报过程中产生的风险进行定价,这个最基本的问题是不会改变的。作为一个资金池,要担负对投资人债务的偿还责任是不会改变的。作为一个信用中介,要担负起把投资者和筹资者结合在一起、让筹资者向投资者充分地展示他的信息从而让投资者做出选择的责任,也是不会改变的。因而,我们说的互联网金融,当从事金融业务的时候,一定要遵守不建资金池、不做信用中介的红线,这个应该在全社会获得共识。金融科技(我们后来又把互联网金融翻译成金融科技)从广义上来说,是用信息技术来处理传统的金融业务,或者是为金融业务提供更多的辅助性的服务,它也没有改变金融的本质。所以,如何用很好的、最先进的信息科学技术,来提升传统金融业的服务效率,来围绕着它做更多的细分市场服务,这个是我们未来的方向。所以,我们围绕着高新科技在金融业的运用写了这个报告。未来的世界是信息化的时代,在信息化时代,金融面临的最大挑战在于,它既是信息技术最大、最深刻的运用者,所承担的风险也是最大的。所以我们在这方面,应该给予更多的关注。

2017年,我们把报告的主题定为《建立现代金融服务体系,服务供给侧改革》。这个报告从五个方面介绍了供给侧改革。其它的我不多说了,最重要的想讲一下,供给侧改革的债务重组。我们国家现在所面临的经济问题要“三去、一降、一补”,我个人理解,我们“去”杠杆的“去”是一个动词,不是完全去掉杠杆,这个杠杆不是去到零。任何一个经济活动没有杠杆是不可能的。我们认为中国经济的整体杠杆率在全球是中等的、可控的,但是中国杠杆率的结构是不合适的,中国的居民杠杆率最低,政府的杠杆率尚可,而企业的杠杆率在全球是最高的,而企业是我们生产的主力,如果企业不能从沉重的债务中解脱出来,对于提高经济效率是没有好处的。因而,应该在严厉控制政府债务率上升的同时,努力进行金融改革,让企业能够把杠杆率控制在适度的范围之内。我们的报告中提出了三个方面:

第一,进行债务重组的时候,要鼓励各类资产管理公司参与企业的资产重组。

1999年,我们的企业做过资产的剥离,那个时候完全是政策性的不良资产剥离,成立了四家政策性的资产管理公司在做这件事情。而现在,我们应该用市场化的方式,有更多的市场化运作的资产管理公司来进行债务重组,特别是债权和股权的置换问题。过去简单地把贷款直接转换成股权,置换的效果并不好。而这一次,是应该通过资产管理公司向社会募集资金,做股权投资,然后被重组的企业用得到的股权资金归还贷款,通过市场化、法制化的方式完成债转股。

第二,推进企业的并购重组,优化企业结构。

我们在这次报告当中,也收录了我们在去年做的一个报告,就是《规范杠杆收购,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在经济结构调整的阶段,在供给侧改革的时候,更多应该做存量的结构调整,企业的存量结构其实就是收购、兼并,在收购、兼并的过程中,难免要用到各种金融工具,要有杠杆,但是杠杆要适度,规则要明确。

第三,从整体经济上来说,要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给大家更多的股权融资渠道。

整个报告我们有一个顾问团队,除了国内的专家以外,还在哈佛大学有理查德•库伯教授,和哈尔•斯克德教授。这两位教授七年以来一直跟我们一起,给我们反馈了一些国外投资者和研究者所希望了解的中国情况。我们的这个报告在国内可能影响还不算太大,但是在哈佛有很多研究中国问题的人,还是在看这个报告的。

希望这次报告在北京发布之后,能够让更多的国内、国外从业者和研究者们知道有这样一个工具。这次的报告也集合了30多位作者来写这个报告,对顾问团队和写作团队,我一并表示深深地感谢。

最后是我们报告的宗旨与目标,就是立足中国,沟通世界。

谢谢大家,欢迎批评指正。





Copyright © 网络金融论坛论坛@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