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稿|互联网金融合规性分析——从京东白拿说起--FILM私享会第80期(总172期)

FILM泛金融生态圈 2020-10-14 07:47:43



主讲嘉宾:孙天驰,北京大学金融法研究中心研究员,主要研究互联网金融前沿法律问题。


点击音频链接,开启视听学习模式


我打算用一半的时间来说白拿,一半的时间来说我对互联网金融的一些理解。


我们初到金融白拿,看的时候现在大家已经没法看到那个网站了,非常遗憾,他的口号是什么,是存钱得商品,或者是买理财得产品。他的这个网站上呢,其实就是各个京东,几乎你在京东上能买到的所有东西,他那个网站上都有。只不过他上面标的不是这个产品的价格,而是说你要买多少理财,多少时间,那通常来讲我们老百姓以为是什么。就相当于我把钱存到你这儿,买了一个理财,然后你把这个理财的收益给我,对吧,这是一个最简单,最直接的一个想法。那首先就有两个问题。第一我的钱去哪了,第二这个东西是谁给我的,老百姓当然以为那我的钱,拿到京东,那东西当然是京东给我的了,没错,这个东西是京东给你的。并且他能够把发票给你,但是是京东以什么样的的名义给你的。其实你抓住资金流,抓住商品流,就能够把这个东西破解的比较清楚。


那好我们现在先考虑的是用户,对吧,然后我干吗了呢,我给了京东一笔钱,这是京东,我们把它划大一点,我把钱给了他,通过京东买了一个理财产品,那我的东西也是京东给我的对吧,显而易见我是比较说我买了,存了10万块钱,拿了一个iphone,这就是10万,然后我在给出10万的同时,在这个当下,我就直接拿了这个iphone7,如果这个iphone7是京东给我的,会发生什么后果?那京东相当于他在这里做了银行的角色,或者说帽子扣的大一点,就属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你京东没有牌照,对吧,你京东有唯一一张牌照是小贷的牌照,显然小贷是不能向公众吸收存钱,只能向外放贷。但这里你是拿了我的钱的,对吧,所以他把怎么掺呢。第一10万块钱到我这里,不是我京东是我京东作为一个平台,卖了一个理财产品,这个最终流向广金中心的金交所,然后他发什么证明这理财产品,然后你只通过我京东,在这里开了个户,买了这个产品。对吧。这是他的逻辑,所以这里跟通过京东,在广金中心有一个开户的流程,那反过来说,相当于广金中心在京东这里,他委托京东做了一个推广,然后有个开户的过程,这个钱呢,没有留在京东账上,直接到了这个中心那里。京东会告诉你你这个钱是广金中心开发了一个理财产品。然后他会去具体运用这个钱。所以跟我没关系,我只是过了一下手,或者说只是一个类似于天天基金网或者是东方财富网一样,一个代销的平台。ok在钱这个环节,京东是摘干净了,或者说他至少有理由说我是没有碰钱的,好东西是谁来的,如果这个东西是直接京东给你的话,京东以什么名义给你,买卖吗?并没有啊,京东并没有收到这个ipone7相应的7000块钱的一个货款,赠送吗,那钱他没有任何理由赠送给你们,要不然,他挣什么钱。


我在那个协议的最后一行小字,非常小的字写到说在参与这个京东白拿的过程的时候,京东代你向中融信托,这是整个游戏里的唯一一个有牌照的,他还不给我钱。你像中融信托,申请了一个消费信托贷款,whatever就是说,这钱这个东西怎么来的呢,你以为是你买理财送给你们的,错。是你买的,但我没有支付这7000块钱,我是拿什么买的,你是借钱买的,在你根本不知道的情况下或者说以非常隐讳的一种方法告诉你,在你参与这个游戏的时候,你是向金融信托,申请了一笔7000块钱的借款,这个借款,由中融信托直接给了京东。然后相当于是中融信托借了你7000块钱,但是这7000块钱没有直接给你,而是去京东直接买了这个ipone7,然后给到你手上。


这样是不是就清楚了,所以这里其实是支付了一个货款,还有不明白的,随时打断我哈,所以在我参与白拿,这个游戏的当天,这些流程其实都已经完了,我10万块钱进去,我的账上在京东小金库的账上我可以看到我一个10万块的理财,然后京东的物流订单里,有一笔正在发货的ipone7,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我其实向中融信托支付,贷了一个7000块钱,好问题还没有完。


中融信托为什么要给我7000块钱,我们宏观的看,这7000块钱最后是要用你的10万块钱,利息来还的,对吧。但其实中融信托并不直接付了这7000块钱,这7000块钱是哪来的,是一家叫做京奥卓元的公司。这7000块钱其实是一个委托贷款,这7000块钱是来自于这里,那京奥卓元又是何方神圣?他的股东,唯一的股东——京东金融。


京东金融这个钱其实是他给你的。我向京东借钱买了京东的产品,这个钱怎么还呢?将来可能要用理财产品利息来还,那这是现在这个时刻,好一年之后,这个游戏怎么继续,ipone7我已经在用了,ok这儿我欠下一个7000块钱,我还没有还,怎么办,几周之后理财产品办清算了吗?ok,10块钱本金还给你,还有7000块钱利息,本金怎么样原路返回,我拿回了10万块钱,甚至还有一丢丢利息,那之后的收益部分,直接还给中融信托,结束,这是整个的流程。


京东既然可以把白条玩的那么转,你有什么必要搞的这么复杂吗?其实我很不能理解,为什么他背后要用这样一种模式,他让我更不能理解的是,其实我的钱还没有走到尽头,我10万块钱到了这里,这个钱拿去干吗了,并没有说,这其实是互联网金融的一个通病,或者说我认为是金交所模式的一个通病,就是他对这个募集资金的最终用途其实是个非常不清晰的。这个钱去干吗了,我不知道但京东从这里边收到了什么呢?我们看一下,ok,他可以说我扩大了我的交易,对吧,我本来可能卖不出去,无法把一个ipone卖给我,因为我没钱,或者说我可能抠,那我可能愿意用存理财得商品这种方式来做,那好,他看出了我这一部分消费群体,他实现了一笔销售收入,ipone7对吧,钱然后当下就进来了,不存在任何风险。他可能会收到广金中心的一些推广费,对吧,因为你毕竟帮广金中心卖掉了一个10万块钱的理财,这当中他可能会有一笔钱。但是你可能还要给中融信托支付钱。这他付钱给中融信托,还是中融信托付钱给他,这我们就不知道了,那我个人认为,中融信托帮你搭这个桥,你是要给他费用的,其实在这个游戏当中,我觉得京东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或者说他大费周章搞这么一个模式,其实没有很大的利益在里边。



这是他的流程,可能他就拿了一个中融信托在这里,可能有显得很有像一个有牌照的机构在做的一件事情,整个游戏规则可能有合规性,但其实我们可以看到中融信托这个仅仅是一个泛泛的通道,他并没有经过这10是块钱,他只是给你做了放贷,那我觉得,而且他也没有,其实他这个钱的来源也好,跟这个是没有关系的。只是京东自己先垫了7000块钱。这就是整个金融白拿的流程。


问题我就不说太多了,文章里我写的很清楚了,其实我下面应当想讲的是,包括京东白拿,包括蚂蚁金服的那个拆分招财宝,拆分私募债或者后来其他金融产品好多问题,其实我觉得这种玩法,这个地方金交所,配上一个比较大的BAT这样的,这个互联网理财注册的一种交易模式,我觉得是有很大问题的,这也是我现在正在写一篇文章。我这个大家如果在微信上有买理财的话,你会发现他的那个理财通,理财通背后是千金所其实那个模式的问题更大。


我现在在写一篇文章,应该很快就能写出来,到时候,请大家一起来,白拿交易模式就是这样的。对其实搞得有点复杂,ok,这种模式。

之后我往下讲,我可以下这么一个结论,所有互联网的痛点有两个第一,私募,第二,人数,或者说我可以把它归结为一个,人数。


我觉得是所有互联网金融的痛点。你会发现它很多的问题很多的结构都是要在规避,我是私募我不是公募,我没有超过200人,怎么怎么样。


我就讲三点,第一点金交所模式,为什么会出现金交所这种模式,他的问题在哪里。第二点我们现在的投资者适当性,或者说投资的门槛是否是合适,现在规避的方法有哪几种,他们是否在法律上真的讲得通,第三也是我一直很想讲的是,我们国家对证券的概念太狭窄了。


金交所的这种方式其实源于证券法的一种魔咒,证券法第10条规定,像不特定对象公开发行证券,或者像特定对象发行超过200的,需要经过证监会或者国务院有关部门的核准,那其实就是在座很多券场同行在做的事情,我就是要拿到这个核准,所以我就像我的工作太值钱,我才收到这些钱,凭什么你们这些互联网金融企业随随便便搞了一个什么起了一个名字,或者说跟一个不知名的三线城市的,一个所谓的什么平台。签了个协议,你就可以绕过我证监会的许可。


金交所的他的魔力我觉得在三点,第一拆分,第二应该私募,第三应该是投降,当然我非常不成熟,这个我其实如果我不是今天时总让我过来讲,我很可能,我自己也没有一个梳理。


先说拆分,其实我们说白一点就是,给屌丝的金融,你如果有钱人是不需要整这些事情的。那但是你互联网你如果想做大,但是我这里不说P2P,我其实大概就是P2B吧,这是一个大型的企业融资,或者怎样,P2P不在我们今天讨论的范围之内哈。但话说回来,我可能反而是最健康的一种方法。最健康的一种互联网金融模式。那一个大的企业,他可能融一笔就要5000万,一个亿很大,那你互联网金融的门槛又很小。他可能只有一两千块钱,或者说五六前块钱来买,那你如果你是有一个200人的线里的话,你怎么拆,你也拆不到他那个门槛上,对不对你一个人一千块钱的,几十块钱,你乘以二百有多少,是二十万吗?ok,其实这个很难满足他的需求的,怎么办,前面就两种方法,最简单,最多的一种就是直接拆分。


招财宝可能用的就是这个,怎么拆你不要借一个亿吗?好比如说我把你包装成一个XX债,或者是XX宝,或者是XX计划whatever,好我这个计划后面加001、002、003、004、005,什么意思,你虽然是一笔融资的需求,我给你掐成一百笔,这样对吧,就每一期可能只有一百万的额度了,那我一百万再拆一个二百,那可能我的起购点可能降到五千块钱,那或者我可以更变态来讲,我可以拆到一千笔,我可以掐到更低。所以他非常直接非常简单粗暴的就把一个大的融资需求通过拆分,XX计划,好我告诉你这是一个产品,这是一个产品,这是一个产品,004、005、006他们认为我001就是一个单独的产品,我这个产品总共募资金额需求就是五十万或者一百万,那我除以二百,我够了,我既满足了商业上,这种推广的需求,这种屌丝的需求,我也符合你这个合规性的需求。


另外一种高级别,当然也眼花缭乱了一点,这么做太露骨了,可能很直接就会认定为这个变相规避,或者说可能你很难说我001、002不是一个产品,那好,我换一种方法,我融资的第一点,我融资如果一个亿不大好做的话,我就找一个能够付的起一个亿的人,或者说找两三个土豪大户,我要融一个亿。我在平台上我先不用找到金交所,我先找俩,比如说你俩很富,我要融一个亿,好,你们一人给我五千万,当然这个屌丝没有进来,怎么办,你不有五千万,你也有五千万,好你们把这个东西的收益权,拿到金交所上卖,你们买的不是这个债券本身,也不是这个私募债,你们也没有直接跟我有关系,我也没有把不合格的产品卖向不适当的客户。我卖给适当客户了,只是他们在去拿下来放到金交所上卖给其它人了。


那他可以说我卖的这个权利,我可以拆到更小,然后我的这些投资者也符合这个200人的要求,那我话说的简单一些,比如,我的一个亿的需求,其实大部分的互联网理财,互联网金融他的产品都是这样,这个我们都能理解,他很少卖股票的,都是或者说是一个理财的计划,或者一个理财的产品,总之,我就直接简化一下,我就以一个亿的价,我通过这个平台,我拆成更小的债,散户ABC,每个人可能还有很多了啦,那么每个人拿一百块钱,或者一千块钱,那我是通过平台把它拆成无数个小份来卖。然后我可以跟他们说我拆的时候把这一个亿拆成一百个产品,200肯定是他们是相互对立的,所以我满足200人要求,这是第一种。


第二种是批发模式,理财产品真实出售给一个批发商,我这样叫好了,他就批发转零售,通过金交所,把它卖给这个,这个权利卖给不特定的ABC,是第二种,显然,第二种在合规性,或者说貌似能够规避许多需求,因为它可以说,我这个融资人在我发行我这个产品的时候,我是发行给了合格的投资人,合格的批发商,批发商怎么做跟我没有关系,那他又可以想,我在这个金交所这个平台上,卖的是一个收益权,我不是债券本身,但收益权是个什么东西,我后来我后面会继续深入的,我觉得可能是我们更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证券法对证券定义太窄了。


拆分,我发现的就这两种,其它的在法律上都站不住脚。第一你计划001、002、003到099,你看这个合同,看这个融资人,看他的利率,看他的担保,完全一样,你在法律上很难说他是相互对立的很多个发行行为。我觉得如果到检察官或者到法官那里,他完全有理由认为你这001到099是同字发行,你其实本质上一直债券。那我们个人从朴素的正义观上来想,也觉得,你这个本来就是一个是你故意把这拆开了,我觉得这个是在法律上好容易被挑战的。


第二点,收益权转让,ok你可以说,你融资人卖给批发商a批发商b批发商c的这个过程,是合规的,这个我觉得我是很难来挑战他的,那我就问你第二个,其实他这里扮演的是一个什么角色。是一个承销商的角色,对吧,拿了大批股票,然后卖给散户,我拿了大笔的债券,或者说拆分理财产品,卖给散户,你卖的是什么,如果你卖的债本身,这个产品本身,对不起你就是这个问题,对吧,你就直接把布后的东西卖给他们,第二点你说卖的是一个收益权,或者说是一个他们用的词是什么,大部分的收益权吧,好债有四种权能,收益是他其中之一,好我从法理上讲,你把这个产品,或者说把这个债债的收益权卖掉,你还有这个收益权吗,你没有啦,你对不对,你不可能你卖了这个东西,你还能问人要钱。那作为他的钱给谁,他给你,你有这个权利拿吗?你已经没有这个权利了,对不对这里他们之间的相互的法律关系是错乱的。


那好我作为一个散户我拿了收益钱,我能直接找他去要吗?我没有所以你生抠收益权这个概念的话,他是说不通的。这个是什么,你收益权已经没有了,你拿什么给他要钱,他按道理是不能起诉给你了,对不对,但是实际上呢,不是这样,他给他,他给他,或者在你系统里,他直接给他。


我觉得收益权这里是有问题的,当然在美国这样的收益权是直接定义为证券,就是非法律证券了,这个我到后面再讲。


第二个私募,私募标准从纯正的意义上来说,我觉得先说说为什么要私募标准吧,你要把合适的产品卖给合适的人,那些屌丝他们一来抗风险能力很差,二来他们没有相关的金融知识,所以很多高风险的产品是不能卖给他们的。或者说当你在公募的时候,你就要对这个产品有更多的信息纰漏上的要求,担保上的要求,让它看起来变得更安全。但是一旦公募了就要求发行人要有牌照,你要么是保险,要么是金融公司,要么是银行,在互联网平台上它没有牌照怎么办,那它就不能做公募,我要把我的产品看上去像私募。那怎么做呢,常理上很难理解,你在你的平台上卖一个产品,网络上又没有哨卡,你怎么能拦住你的产品的信息,不直接给那些屌丝投资人呢,你凭什么说你是私募呢,这样作用就体现出来了。


你去看招财宝包括你去看京东白拿,你去看腾讯理财通,他为什么要和金交所合作,你如果去买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有一道特别的程序,你买的时候,你会签订一个我接受叉叉协议,或者我同意叉叉协议,虽然我根本不会看那个协议,这个协议里面,一定会有一条,开户协议。什么意思,你买的这个东西虽然是在我京东平台上买的,但是其实我京东平台只是一个,你在广金中心开户的一个通道而已,你真正买的这个东西,包括你的交易行为是在他这个金交所里面完成的。你在这里点击按钮,就说明你通过点击了按钮,你已经成为金交所的会员,然后你在他这个会员系统里面,在这个金交所平台挂的这些产品,通过金交所平台和融资人都把私募的义务,或者说审查合格投资者义务转嫁给金交所了,我可以说我们卖的产品是私募,因为我只卖给在我这个平台上注册的投资人。我面向的是特定的对象,但是我觉得这个企业挺……因为根本没有人会看那样的开户协议,而且那个开户的协议只是点了一下鼠标而已,你并没有真正对它进行合格投资者的审查,你没有说你一定要银行流水有多少。你的金融资产有多少能在我这里开户,你开户实际上就是零门槛,你只不过把这个零门槛,贴上了一个金交所会员的外衣,让你自己以为,其实就是皇帝的新衣,让你自己以为他们变成了合格的投资者,让你以为你的发行是私募发行。


而且通过金交所,与拆募的私募是通的,他通过金交所的平台,能够比较方便的把一个大的融资需求拆成,人数也合适,然后期限也合适的一个看上去很像的一个私募产品。


第三个就是投向,在正儿八经的P2P网站里,起码他会说,南京李先生,融资10万用于还房贷,或者用于装修,用于旅游,起码你知道这个钱去干吗了,但是在这样的这种模式下,他的这个投向会简单变成一个叉叉宝,什么多银宝,什么什么XX计划之类的,这个投向,到此为止,你的这个钱用途是什么,用于购买广金中心发行的,或者是天津金融资产金融资产发行的什么什么计划,那你在问什么计划这个XX宝用来投什么,用于投权益类产品,二固定受益类产品,三其它产品,他可以投全世界,他不会告诉你包括最后钱回来了,我也不知道真正为此付费的人,是谁,到底是谁用了我这笔钱我不知道,我没有很多投行的兄弟姐妹,我们在给证监会说的时候,募投项目,我要长篇大论给你说为什么他要建立一个工厂,他建立工厂之后会有多少收益,他已拿到批文,但是你看看人家互联网金融搞的这一套东西,根本不需要拿屌丝的钱不要太爽。不知道投向,所以金交所和这个平台合作,他不管前面用钱还是后面用钱都是非常非常方便的一件事情,这我觉得金交所这三个地方都有很大的优势。


说完其实紧跟着他是一个合格投资者的问题,在所有的这个几乎所有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上,包括金交所上,谈到合格投资者的时候,都会有两个特点:


第一是自行申报,这样一个协议里,他会说用户我承诺我具备什么什么,丰富的经验,我认可这个产品的风险的,我知道金融交易所这个产品的性质,然后我是这个交易所的合格投资者,完了,完全靠你个人申报,并且无需提交任何资料,但正儿八经的合格投资者申报是什么,是就拿信托来说100万吧,集合资金是一百万还是五十万,一百万吧,那你得拿的出一百万来,对不对那你要买这个公司债,就像发行公司的债,或者说评级债。你至少,要提供你的金融资产证明,房产证,你受过良好的教育,你可能要给这个券商提供很多资料来证明,我真的是这样的一个合格的投资者,真的互联网金融不需要,轻轻点击鼠标,你就是合格投资者了。


第二点,所有的金交所在这件事情上他都是声明免责的,就是说,在协议他会有你如果没有相应的合格投资者的知识水平,或者你如果没有完全理解这个风险状况的话,或者说你其实并不具备这个合格投资者的我们交易中心合格投资者的标准。但你仍然点击了购买这个产品,那所有的风险由你来承担,我们不承担,还有更变态的说,这个合同一旦生效,投资人不得以不符合合格投资者的标准为理由抗辩。这个合同依然有效。这两点其实他把自己的锅摘的非常干净,第一你是自行申报,第二如果你申报错了,我是免责的,有没有用呢,我们国家一直没有一个统一的投资者适当性的一个标准。


你去看新三版的标准,ABS的标准,信托的标准,资管计划的基金子公司资产管理计划的个人投资者的标准,五花八门,有些是三百万,有些五百万,有些一百万,有些考核总资产有些考核金融资产,对吧,五花八门一直没有一个统一的,包括你说一个金交所,他应该有什么样的标准,其实是由他说了算的。法律并没有规定,对吧,所以我觉得法律在这一点上,是非常大的缺陷,当然这也是金交所的先天缺陷。


金交所确实是没爹的孩子,你去看他是有谁来设立的,你看他发行的产品,一般都是地方的金融办,跟一行三会没有关系,一行三会也懒得管你,他在中央对口的单位是什么。是一个解决非法交易场所什么联系会议,那这个东西其实它对下面怎么乱来的管理是很弱的。而且它也不受银行三会的监管,所以我觉得金交所其实是很大他在先天的法律性质是有很大缺陷的,导致他在下面这些业务规则上,就像合格投资者这样规则,他是有很大缺陷或者说很大空白的。


第三点,我要讲的是,证券的概念。你看证券法第二条有电脑有手机你可以百度一下证券法,第二条他说的是我们国家证券法的适用范围,你看完第二条后你会发现,我们国家的证券法,只管四件事情,一股票的发行上市,二公司债的发行与上市,三政府债券的上市交易,四是证券投资基金份额的上市交易,除此之外没有了,只有这四个,其余的都不管,他的多余条款是什么,本法没有规定的参照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或其它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这一条每一个字都非常重要,好,我总结证券法这四点,股票公司债,政府债券,证券投资基金,没有规定的参照适用公司法或其它行政法规,如果我们是广金中心,如果我是京东金融的律师,当面临这样的质疑我怎么办,我会说,200人的限度,根本不适用,为什么因为我不受证券法的管辖,我不是股票我不是公司债,我不是政府债券,我不是证券投资基金。釜底抽薪的方法很好用我觉得,而且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我无言以对,我说我是因为个收益分享合约,你去找吧,翻法条,没有一个法条有收益分享合约的解释。我说我是一个收益权产品,你看什么是收益权产品,没有证券法的规定,不适用我这个东西,因为我起了一个叫收益分享合约的名字。所以我可以逃掉,其实像金角大王要抓孙悟空,说你叫什么名字,我叫孙行者,好你走吧,我们要找的是孙悟空,大哥你看他就是那个会七十二变,他拿着一个金箍棒,你要找的就是他,所以我们的证券法,你要管的不只是那四个东西,而是说所有长得像证券的,可能会影响投资者权利义务的这些东西,你都应该管起来,对不对。


但你的是一个相对封闭的概念。我只管这四样东西,其它的东西我管不了,那好,如果你管不了,其他人能管的了也行,那你的兜底是什么,你的兜底是其实法律,行政法规,连规章的不是,那我更逃得掉了。


那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美国法下我觉得是做的比较好的,1933年美国,证券法其实是给了一个很宽泛的定义,他给了很多,包括股票什么他有一条叫投资合同,世界上有很多千变万化的东西,就像我们今天互联网金融理财市场上发行的很多叫做,什么收益分享合约,收益前计划,理财计划的东西怎么去管它,我觉得有必要提炼出一些,共用东西,放到证券法里面,把它变成一个功能性的开放式的定义方法。美国法有一个叫Howey检验的,学过美国证券法应该会对它很耳熟。


讲个故事,美国有一个地方,在高速公路旁边有一片橘林,然后橘林的老板呢,有一天就在公路旁边,因为有很多人在这边旅游度假,就打了个广告说,你只要花一百美元,就可以在我这里得到一个就可以买下一片橘子林,你不需要做任何事情,我来打理我来照顾,你也不需要知道它在哪,只是这片橘林每年之后的打下来橘子卖掉之后,我会给你一个固定的回报,然后你留下你的地址,我把支票寄给你就可以了。但是先说好,你不能进入我的橘林,你只享有收益的权利,我承诺给你的收益。这个东西是什么,最后他兑付不了,有人起诉到法院,法院说你看上去是一个买卖橘林的合同,但你其实是一个证券,就是所谓的Howey检验,法官在这里应该是马歇尔法官吧,他提出了四点,我觉得到今天都是非常有纪念意义的。一个合同不管你长什么样,如果你符合以下四个标准,你就是美国1933法下规定的投资合同,他就是一个证券,第一他投入是一个金钱,金钱投入,第二投入到一项共同事业的,三你投入的目的是获得预期的收益。四这个收益的来源主要依靠他人。


就这个解释一下,你投一个钱共同事业是说,大家是多对一,不是一对一的过程,就很多人把钱投到一项事业里面,就是很多人去花钱给这个橘林老板,去种这个橘林,你为什么要把钱进来,是因为你希获得预期收益,而且这个收益的取得,并不依赖于你的努力,而依赖于他人的努力,任何一个东西,他就符合这四个标准,他就是一个投资合同,它就是因为一个证券,但只后面有很多的通过判定他有很多的修正,后面产生了很多判例和原则,比如家庭相似原则之类的,但我觉得这个是一个比较直观并且比较容易拿来接近你东西。你拿这个去套很多东西,不管你是收益分享合约也好,什么收益计划,你都逃不掉,就是一个证券。它虽然很多依赖他人,为了区分什么,为了区分那些合伙,就比如说,我们大家一起合伙,那我也是基金投入,大家也投入到一个共同事业里面,我也是受益,但我并不是一个证券,因为我并不依赖他人的努力,我是依赖大家共同的努力,我们共同进行努力,合伙经营一个餐馆,那好,那他就不是证券了。所以你逃过任何一个都可以,但如果你同时符合这四项标准,你就是证券。


我觉得不一定要按美国法来,但这种方法是值得借鉴的,就是在我们面对互联网金融所谓的创新,就是各种铺天盖地的新名词的时候,我们起码,在法律上能治的住他的东西,对不对,你不可能说的他的律师跳出来说,我是收益分享合约,我的收益计划,在法律上没有规定,所以我不适用证券法,你不适用证券法,你任何法都不适用,对不对,唯一能跟这个摊上边的是刑法上有一条,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那个框够大,但是我们有必要一上来就拿刑法去套这个东西吗?


我觉得在证券法下,在证券监管的范畴里面,是有必要对证券下一个比较开放性的功能性的定义,我觉得是有必要的,当然再往后讲,这可能是我们刚刚我们说的可能怼了很多平台,怼了很多模式,但其实就我个人而言,我不觉得一切都按证券法来,就是对的。我觉得我们对它的监管,一方面有松,一方面也挺紧的,就比如说我个人觉得,比如说我在京东白拿上,在招财宝平台上,写文章的时候,买了很多,我为了写这篇文章,我买了他很多理财,当然我都是按那个起购点来买的。但其实我一点都不担心,它将来兑付的问题,你觉得京东金融会把,会发生最后的风险,其实我觉得跟其它很多平台相比,我觉得BATJ它是最安全的,或者说很多时候如果这个平台足够大,足够安全,他足够爱惜自己的羽毛,我们的监管没有必要,走的那么靠前。这是第一点,我觉得比较大平台,让他自己先运行一段时间,他自己就会逐渐提炼出很多这个风险控制,或者说筛选资产,筛选投资者的一些方法来,第二点,你就很多投资者这么严格的标准,就如果你严格来的话,如果我们国家现在监管层说,好吧,所有的互联网金融平台也要搞一个投资者适当性的标准,他很难比信托啊,这些信贷,我们现有的成熟的投资者适当性标准,我觉得,按照他们的惯性他一定起一个一百万或者是五十万的,因为我监管者肯定是他希望我做出来这个标准,肯定越简单,越有操作性,越安全最好,但其实我觉得如果真的互联网进入按照信托的标准来,可能就没的玩了,对不对。我觉得要给每朵花,开放的时间,但现在看来,大家其实都用的很嗨,对不对。


其实我觉得,有没有可能在立法的时候,给这种互联网平台销售理财产品,定义个比较低的这个购买标准,或者说你可能不给他下线,但给他一个上线,就比如你一年,在不同的理财产品当中每一个,你最多可能投五千块,或最多只能投一万块,反而它是一种保护,第三个就提到这个金交所的问题,我就想多说一点,金交所,确确实实是非常值得研究的一个话题,第一他的法律性质是什么,没有任何一家金交所,有中央的批文,据我了解,都没有。他们往往是地方政府或者都金融办,为了促进地方金融发展利用自己的监管资源的一种手段,如果这个东西,没有受到中央来,可能会产生监管金融的问题,你广东的金交所松,那我天津可能会比你更松,我上海就比你更松,对不对。那钱是没有省界,大家都希望我这个金交所,门槛更低一些,投资人更多一些,然后融资的更多一些。去支持我地方的发展,这个当然是无可厚非,但我觉得如果站在宏观的角度来说,我觉得金交所是应该得到一个统一的监管的。


第二这个金交所,还不是股交中心,我们国家有一类叫四板市场,是每一个省里面有一到两家,这股权交易中心,但其实金交所跟股交所是两个概念,所有的金交所要么是股交所的子公司,要么是一块班子,两套牌子,来做的就其实它在一行三会里,就如果说四板,还会受证监会某种程度监管的话,金交所其实压根,在证券会里排不上号来,完全是没爹没妈的孩子,那我觉得这里其实也是个问题。天津金融交易所,他会发很大的屏幕来说,我这个是怎么合规,我是有红帽子的,我是国家监管的,其实你看他的每一个东西,都是站不住脚的,我想,现在做的这么大的跟腾讯合作,天金所的都如此,我觉得我们有理由去怀疑现在国家大大小小的这种地方金融资产的交易中心,或金融资产交易所,它的合法性上都是有很大的缺陷的,那我觉得这是下一阶段我们应该值得注意,或者说应该改进的一个地方。


Copyright © 网络金融论坛论坛@2017